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东来服丹
    中秋将至,金风送爽。

    自来到洛阳的第二天起,孙亦谐和黄东来便心安理得的在正义门里住下了。

    原本靠着脸皮厚度就足以在那儿蹭吃蹭住的两人,在送了一纸“盖世神功”给沈门主后,自然是更加的肆无忌惮。

    每天,这俩货就是吃喝玩乐,有兴致了就出去乱逛,懒得出去时就在正义门里边儿随意溜达,东看西看,东问西问……搞得沈幽然经济和精神上的压力都与日俱增。

    沈幽然本来还想利用这两位“贤弟”吸引一下外界的注意力,方便自己行事,未曾想被他俩反将了一军,搞得他更加束手束脚。

    就这样,几天一过,沈幽然实在是受不了了,有这俩货在,他搞阴谋诡计不方便啊……干脆,他自己搬出去算了。

    于是,堂堂的正义门门主,沦落到了在自己老家里待不下去、不得不到城南的别庄里暂住的境地……当然了,每天的白天,他还是得特意横穿半座城到正义门里来露个面,待上两三个时辰,办办公,以掩人耳目。

    而沈幽然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又从中得到了什么呢?

    无非是一本他根本看不懂,且世上只有孙黄二人可以破解的秘笈;就如那镜中花、水中月……看似近在咫尺、实则触不可及。

    话分两头,且不说惨遭“换家”的沈门主了,还是来说说那孙黄二人。

    他们的计策,可是执行得非常成功的;二人不但是在沈幽然这边反客为主,暂时断绝了对方暗害他们的可能,同时还利用了正义门的势力,让他们“过分高调”的问题变得不再是问题了。

    如今,就算有人觉得他们锋芒太露,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人家都住到正义门里、和沈幽然称兄道弟了,你们还能说什么呢?

    所谓“黑幕”,即你越是遮遮掩掩、又当又立,越是容易被众人议论抨击,因为掩饰的行为会让人们觉得你依然有所顾忌。

    但你要是摆出——“没错,老子就是明摆着黑幕,谁不服就站出来”的态度,那些人反而就不敢出声了;因为那种局面下,谁都不想当出头鸟。

    人性就是这样。

    孙亦谐和黄东来刚在城里出名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想去找他们的茬儿,试试这两位到底有多少“斤两”。

    但在这两位住进正义门,摆出一副“我们就是有靠山、有黑幕”的姿态后,大部分人却只敢把妒恨埋到心里并闭嘴。

    这些天来,非但没人敢去招惹他们,还有不少人想去跟他们攀交情的。

    面对这些人,孙亦谐和黄东来自也是应付得游刃有余;两人的心理年龄本就比实际年龄大很多,心智很成熟,尽管这次是他们初出江湖,江湖经验这方面欠缺一些,但他们对人情世故还是很懂的。

    尤其孙亦谐……看人很准。

    什么样的人是酒肉之交,什么样的人是奸猾小人,稍微接触一两次他就了然了。

    比如那种跟你明明不是很熟,几杯酒下肚,就把“我们一辈子都是兄弟”、“咱们比亲人还亲”之类的话挂在嘴边的家伙,就绝不能信任,所谓有事儿有人,没事儿没人,说的就是这种人……他有事儿的时候就跟你“谈交情”,你有事儿的时候他就跟你“讲道理”。

    像这种伎俩,孙亦谐即便会、都不屑于去用……因为能被这套骗到的人,也就是涉世未深的小朋友或者雷不忌那种智力的了。

    对了,说起那雷不忌……自打孙黄二人帮他谈妥了“参会名额”的事情之后,他基本就成了两人的跟班,没事儿就爱来找他们;孙亦谐和黄东来也不介意带着他一起玩儿,倒不是因为这小子傻(他只是不懂人情世故,并不是弱智),而是因为雷不忌这个人很真诚,不会骗人,也没什么坏心眼儿,和这种人交朋友,总归是没坏处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从全国各地赶赴洛阳参加少年英雄会的少侠女侠们陆续都到了;人们的焦点,也渐渐由孙亦谐和黄东来的身上转移到了别处。

    本来两人完全可以平平安安的等到那八月十四的“文试”的,没想到……就在文试的前一天,黄东来又整出了幺蛾子。

    由于这些天他着实有点闲,所以就开始利用晚上的闲暇时间在房间搞一些“化学实验”;那么拿什么搞呢?自然就是用前一段时间铁僧一怀送给他的那颗“獬胆”了。

    黄东来这个人性格上是颇有自信的,对于这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材料,他也觉得可以驾驭。

    所以,在切下一些獬胆的粉末,与自己调制的几种试剂做了些实验后,他便认为自己基本已经掌握了这种珍贵材料的特性。

    然后他就花了三天时间,把那颗獬胆给炼成丹了……

    很多人都觉得,炼丹应该是那种动辄要花七七四十九天、乃至九九八十一天的工程,而且一定要巨大的炼丹炉来操作,还要找人时刻看着火、控制火力之类的……

    其实你仔细想想就会明白,这些都是废操作。

    古代的炉火能制造出的温度本来就有限,很多熔点高的金属根本就处理不了,而且对温度的控制也无法做到十分精确,你再把炼制过程拖到几十天那么长,能烧出个啥来?

    实际上,在那个年代,你烧几十个小时还没处理妥当的东西,那你再烧个几十天结果也是一样的,毫无意义。

    那所谓“四十九天”、“八十一天”的说法之所以会广为流传,主要原因是很多以炼丹为幌子的江湖骗子在行骗时需要这样一个时间差,有了这几十天的迂回,才方便这些骗子在期间骗吃骗喝骗财以及逃跑……你要是上门就跟人说,我一个时辰就能把丹炼完,那一个时辰后一开炉你不就穿帮了吗?那还骗个毛?

    综上所述,三天时间,已足够黄东来把丹炼出来了。

    当然,他也不是胡炼的。蜀中黄门在化学这块,确实是有点东西的,他作为黄门少主,在这方面自是有一定的造诣;此前他在杭州城外毒杀漕帮喽啰、用调制的“毒爆弹”击退山贼、破解庐州连环案中的数种毒物、还有在对抗箸尖红时的各种使毒手段……都足以证明他是真的有点儿实力。

    眼下他炼出的这“獬胆丹”,也是他根据黄门的技术,先对材料进行实验、得出特性,再经过细致的、公式化的处理才完成的。

    要不然……他也不敢吃。

    是的,黄东来炼完之后,真就将这丹药给服下了。

    毕竟只有一颗,他也不可能先找人做实验什么的,况且他觉得自己在加工前已经充分测试了材料的化学性质,就算这最后的成品吃下去没能提升功力也不至于死人。

    没想到,吃完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发现……自己运不了功了。

    而这,还是小事……

    更大的问题时,他感到有大量的内力还在其丹田中慢慢淤积起来,跟在发酵似的……越发越多,撑得他的肚子也跟着越涨越大……

    诡异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倒也没觉得多难受,只是看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心里有点慌,生怕自己爆体而亡。

    于是,他趁着夜色,鬼鬼祟祟出了房间,敲响了隔壁孙亦谐的房门。

    孙亦谐这会儿也是刚练完功躺下,听到敲门声,便随口问了句:“谁啊?”

    “是我……”门外传来了黄东来压低了嗓门儿的回应。

    孙亦谐一听是黄东来,便没有多想,顺势就从床上起来,几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房门一开,黄东来就自己攒进屋来,往桌边一坐,坐下便道:“孙哥,我好像遭重了啊。”

    孙亦谐一边带上门,一边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完后就面露疑惑道:“你肚子那儿藏了什么东西?”

    事到如今,黄东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自己服了自炼丹药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并撩开衣服展示了一下自己那如同猪八戒一般的肚子。

    孙亦谐听到一半就乐得不行了,听完后第一句就是吐槽:“你这是炼出了‘黄氏想生丸’啊?疗效还立竿见影是吧。”

    “你笑个毛啊!老子现在慌得一逼。”黄东来高声道,“话说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大夫,而且丹是你自己炼的,你都不知道吃了会怎样,你问我?”孙亦谐两手一摊,这话说得也颇有有理。

    “那要不然你帮我去请个大夫呗?”黄东来道。

    他这个要求提得也合理,因为他现在这样,一是走动起来不方便,二是被人看到了会有点丢人。

    “唉……行行行……”孙亦谐说着,就准备去披外套,“你等着啊,我这就……”

    不料,他话才说到一半呢,只听得……

    卜————————————

    黄东来突然就放了一个世间少有的、超长的响屁。

    伴随着那悠长的屁声,黄东来那鼓起的肚子竟然也缓缓恢复了正常……

    “妈个鸡的!”孙亦谐的反应还是慢了,当他闻到臭味的时候,他这整间屋子都已满是这种气味了。

    说句郭先生相声里的词儿——这哪儿是屁啊,勾上芡就是屎啊。

    孙亦谐骂着街的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黄东来呢……丹田那儿舒坦了之后,他便出于本能地大口深呼吸了一下,吸完他差点儿没晕过去,随后也是踉踉跄跄地房里跑出了来。

    片刻后,当正义门的弟子们听到打闹声赶来时,只见得……孙亦谐和黄东来竟然在院儿里扭打在了一起。

    他们一个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你他妈炼一放屁丹出来想亲菊暗杀我是不是?”

    另一个则在回着:“跟你说了是意外!老子也差点死在里面!”

    这两位平时都是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虽然经常进行“对喷式聊天”但从来没动过手,所以正义门那些人看到这一幕也都傻了,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劝。

    而就在正义门的弟子们犹豫之际,孙亦谐房里的臭味已慢慢飘散到了院儿里,有不少站的离房门近的人已隐隐闻到了……好在这院儿挺大、还是露天的,气味散得快,要不然估计所有人都得中招。

    最后,也没等人家劝,这俩货厮打了一会儿,自己就停下了。

    本来两人也不是真动手,都没有用内力,最多算是打闹打闹;而且,黄东来此刻发现,即便是在“把气泻掉”之后,他依然无法运功,就是想用内力都用不了。

    长话短说,在以“喝多了吵了几句嘴”为由把正义门的那些人打发走之后,两人就这么把孙哥房间的门敞开着,然后一起去了黄东来的房间。

    商议一番后,他俩还是决定这事儿先瞒着,兴许明天黄东来的症状就自然消失了呢……明天要是还不能运功,也没事儿,反正明天是“文试”,“比武”要到后天,真到了后天还没恢复那就再说;至少现在,黄东来暂时没有那种看起来可能会死的症状了,那就先拖一拖。

    当夜再无他事,在孙亦谐的要求下,两人交换了房间,便各自休息去了。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

    八月十四,少年英雄会的开幕和文试部分,终于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