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初临花果山
    李一鸣获得了丹药,又利用这两天时间弄了一批登山攀爬的工具。

    这天,到了出海的日子。

    李一鸣早早起床,身穿一身黑色劲装,脚上穿着一双牛皮木齿鞋,发髻用一根简单的金丝绳绑着,一切看起来简单便利,对着房间里的铜镜照了照,不由得满意道:“嚇,好一个少年侠士,不错,不错!”

    他倒是不脸红,一米七的个子,九十斤的体重,这瘦不拉几的排骨身材,苍白的大众脸,一副纵欲过度相,还敢自称少年侠士!

    不过谁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李一鸣自觉形象尚佳,得意地走出房门,来到前厅草草地吃了个早餐,对云娘吩咐道:“云娘,这几天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好好看家,去跟阿福说一声,让他拿件换洗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云娘曲身应道:“是,老爷”,说完转身出了大厅。

    ……

    这次李一鸣准备带阿福去,阿福三十多岁,老实憨厚,身体强壮,正适合帮他拿行李工具。

    一旁的小强看李一鸣好像不准备带自己去,好像自己小厮的地位收到挑战一样,连一向沉着的神情也维持不下去了,有些急忙加委屈地对李一鸣说道:“老爷,您、您不带小强去了么?”

    李一鸣看小强急得话都讲不顺,知道他可能想多了,不过小强这孩子性格沉稳做事机灵,李一鸣还是比较看重的,所以耐着性子跟他解释道:“这次老爷是要去爬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去了也爬不上,就待在家里看家,等你长大了再说”。

    李一鸣虽说自己也才十六岁,但他心里年龄大,说这话毫无违和感。

    小强知道李一鸣不是要放弃他这个小厮,而且自己年纪小,身单力薄去了也是一个累赘,想通后顿时脸上的情绪缓解,松了一口气道:“是,小强一定好好看家”。

    ……

    清平县临近海边,城东十里左右就有一个海渡集,是一些渔民聚集地,有一个码头和一些船坞,曹掌柜在这里有一个船坞,他的出海船都在这。

    海渡集的房子是都是木头建造,大多是低矮的一层结构,鲜少有两层的,低低矮矮一大片。

    不过海渡集车来车往的很是热闹,应该是运送海产品的,是不是出海或者卸鱼的号子声。

    每家每户门前都挂着几排晾晒的鱼干,让整个空气都带上了鱼腥味。

    李一鸣雇了一辆马车,带着阿福来到了海渡集。

    还没进海渡集,就发现醉月楼的招呼他的那个店小二站在路边往这边打量着,于是让车夫停一下,车夫一拉缰绳,“吁~”的一声,停住了马车。

    李一鸣雇的马车是那种没有帘子遮挡的,所以店小二很快就看到了李一鸣,他脸色一喜立刻小跑上前来,对李一鸣道:“李公子好,我家老板在船坞等候公子,吩咐小的在这里为公子带路。”

    李一鸣点点头说道:“嗯,你上马车来,为这位驾车师傅指路。”

    店小二听从吩咐爬上马车,坐在车夫旁边为车夫指路。

    ……

    马车在海渡集的街道上七拐八拐的行驶了七八分钟,来到了曹老板的船坞。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船坞,一个勺形海湾,大概三十来米宽,勺口位置宽约十来米,两边各有一座三米多高的小木楼,各带一条木栏,湾内停靠着一艘约十米长、四米宽的大船,五艘五米左右的小船,一些水手在船上穿梭着,岸上是一排木头房子。

    曹掌柜站在那间大的木屋门口,他身后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皮肤黝黑,体格粗壮,络腮胡子的脸上有股久经风浪的沧桑之色,应该是常年出海之人。

    看到李一鸣到来,哈哈一笑道:“贤弟来了,船马上就可以出发了。”

    说完又一侧身指着身后的黑壮汉子道:“这是这次出海的管事,叫张松,你有什么事尽可找他。”

    张松上前一步,抱拳道:“李公子有何吩咐直接跟我老张说,老爷交代了,这一趟一切以公子为重。”

    李一鸣跟曹掌柜聊了几句,就跟着张松,带着阿福拿上行礼登上了那艘最大的船-福心号。

    鸣号三次,船队准备出发。

    一大三小四艘船缓缓使出了船坞,驶入了东海。

    这次出海本来主要去瞎子岛周围捕黄斑鱼,捕捉雪鱼只要一天,因此在花果山也只呆一天,不过现在行程被曹掌柜改成在花果山周围捕青鱼,打捞海参、海胆等物,不去瞎子岛了。

    当然这些李一鸣是不知道的,李一鸣两世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海,船开动后,他没有待在船仓,而是站在船头吹着那清爽的潮湿的带着谈谈的海腥味的海风,静静地欣赏着海景。

    向远处望去,只看见大海辽阔无边,向大海的尽头瞭望,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这种无边无际的宽广,让人不自觉地放开胸怀,放下一切负面情绪。

    ……

    船队已经航行了两天了。

    枯燥航行将李一鸣那点大海情怀完全打压下去了。

    听张松说明天上午才能到达。

    ……

    行驶在茫茫大海上,放眼望去除了海水就是天空,毫无生气。

    可能是李一鸣没有文艺青年的细胞吧,他现在可算是无聊透顶了,船上就一个张松开始时能说说话,张松给他讲一些关于大海的趣事,到了后面就剩下尬聊了,阿福则总是一副憨厚老实样子,你说什么他都回个“嗯”。

    没人交流的李一鸣拿着个钓竿无聊地钓着鱼。

    两个小时过去,李一鸣除了开始时钓到一条两指大小的银色小鱼外,再也没钓到哪怕一条鱼,这让他不禁有点怀疑自己的能力了,难道自己一点钓鱼天赋也没有?在大海都钓不到鱼?

    李一鸣想到这,有点恼羞成怒地把钓竿一甩,不钓了!

    ……

    枯燥的一天又过去了。

    第二天,李一鸣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一阵欢呼声吵醒,对早已醒过来守在舱门外的阿福道:“阿福,外面怎么那么吵!”

    阿福瓮声瓮气地答道:“老爷,是花果山到了。”

    “什么,到了?!”,李一鸣惊喜地叫道,整个人瞬间清醒,-刷-地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爬起身来匆忙穿好衣服,-登~-往舱外走去。

    来到船头,心情激动的李一鸣往前看去。

    果然,他看到了一座高山的轮廓,老曹说过花果山是一个巨岛,现在看来两边的陆地线也十分漫长,说是一块陆地也有人相信。

    ……

    船又航行了两个小时左右,已经靠近海岸线了,张松吆喝着几个水手降下船帆,准备靠岸。

    ……

    四艘船分别靠岸,停稳,抛锚固定好,这次的停靠点挨近花果山主峰。

    李一鸣一看,真个好山!有词赋为证,赋曰:势镇汪洋,威宁瑶海。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

    ……

    这时,张松带着两个背着弓箭,拿着厚背长刀的水手走了过来,对李一鸣说道:“李公子,您要游玩可从此处下船,这两人叫张甲和张乙是一对双胞胎,都是武师,由他们保护您。”

    张松说完,张甲、张乙上前抱拳行礼。

    看来老曹安排得还挺周到的,李一鸣欣然接受了这份好意,自己安全重要,这眼看着马上可以达到目的了,可不能死在半路上。

    张松看李一鸣收下护卫,点点头又道:“这主峰附近只有猴子,没有什么猛兽,瀑布在主峰的另一边。

    不过公子只能远观,千万不可靠近水潭,那里的猴子凶猛异常,可能开了智成了精怪了,十分危险。

    曾经临县清远县县太爷公子想要去瀑布下面的水潭游玩,还没到水潭就被突然串出的猴子攻击。

    一个大武师死亡、五个武师的护卫被打成重伤,要不是那猴子突然返回,他们那群人一个都活不了。”

    李一鸣听得头皮发麻,自己还想着先去找找水帘洞呢,现在看来这是作死啊,要知道西游世界等级很高,凡间武师打熬筋骨一般有千斤巨力,大武师则有修成内力,最差的武师附着内力都可力达两千斤,自己这小身板过去,绝对会被拍成小饼饼。

    ……

    摇摇头,李一鸣把这些悲惨的画面从自己脑中甩出去,带着阿福和张甲张乙两兄弟,拿好清水干粮和工具下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