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将臣
    “李桑,红溪村的传闻是真的吗?”山本一夫一脸严肃的对一个带着眼镜的胖子问道。

    这胖子正是此行的翻译,此时正一脸谄媚地侍候在一侧。

    “太君,这事千真万确,我那姑奶奶就是出身红溪村的,我打小就听她说过红溪村的事。”翻译点头哈腰地回道。

    “呦西,中华大地奇异之事极多,你们支那人不懂得利用,若是能参透其中妙处,可比百万大军啊!”山本一夫表情蔑视地对李翻译说道。

    “太君英明!”李翻译胖脸一僵,随即恢复过来,连忙送上一记马屁。

    ……

    此时李一鸣正与况国华在后山打猎。

    其实是李一鸣在打猎,况国华出来活动活动身体。

    此时况国华正目瞪口呆地看到李一鸣将一只兔子用石头打死。

    这效率也太高了吧!不到一小时的功夫,李一鸣就已经猎到三只野兔五只野鸡了,而且用的还是石子!

    往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李一鸣手中的石子就飞出去了,一发一中无一例外!

    让他不禁怀疑李一鸣是不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大牛啊,你是不是练过啊,这身手真是绝了!”况国华一脸赞叹地说道。

    李一鸣心想,这送上门的逼不能不装啊!

    于是脸色一正,淡然道:“无他,唯手熟尔!”

    况国华听后一副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的表情,明显是不相信这副说辞。

    不过李一鸣不说,他也不好问,但也有些见猎心喜,这可是妥妥的神剧男主啊:“大牛啊,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打鬼子?”

    “打鬼子我自己就行了,干嘛要跟着你啊?”李一鸣不屑地说道。

    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他自己本身算得上大佬级别的人物了,就算是去打鬼子他一个人也方便一些,可不会再给自己找个约束自己的人或着组织。

    况国华见李一鸣没答应,有些失望,不过在听到他也有意去打鬼子,又有些欣慰。

    李一鸣望了望天上的太阳,见时候不早了,决定回家:“好了,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况国华打了回酱油,自然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往山下走去。

    ……

    此时,山本一夫一行人在一个头戴瓜皮小帽,身穿深蓝长衫的矮个中年人的带领下往后山走来,这带头之人正是蓝老爷家的管家朱新。

    李一鸣两人走到碧血潭时,李一鸣突然停住了脚步,并示意况国华也停下来。

    五感十分敏锐的他听到有人正往这边走过来,尤其是这行人中还夹杂着前世熟悉的鸟语。

    “好像有曰本人过来了。”李一鸣凑近况国华轻声说道。

    况国华可是正儿八经的游击队队长,听到李一鸣的话后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个警戒防御的姿势:“你发现了什么?离这里远吗?”

    “大约两百米左右,人数大约在五六人左右,你手枪里有几发子弹?”李一鸣小声说道。

    况国华知道李一鸣的意思:“还有两发,不过配合你那手投石手段,吃下这小队鬼子应该没问题吧!”

    “我这石子需要十五米之内才对人有杀伤力!”

    “那伙人好像往碧血潭这边来的,我们躲到那边的石头后面。”

    李一鸣察觉到那伙鬼子正是往碧血潭这边走来,于是拉着况国华躲到一颗大石头下。

    ……

    渐渐的,声音越来越近。

    山本一夫等人已经来到了碧血潭。

    山本一夫对身后一个穿着曰本陆军军装的中年男人微微一鞠躬:“青木大师,还请您查看一番,这潭水到底有什么古怪!”

    这股能量波动?有阴阳师!

    李一鸣虽然元神被锁,但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中年身上那种熟悉的能量波动,与他在西游世界中碰到的那群阴阳师身上的感觉十分相似。

    管不了那么多了,这阴阳师必须死,不然除非他强行解除元神封印,他和况国华都会死在这里。

    此时,况国华也发现了最前面的那个年轻曰本军官正是他刺杀的山本正雄的儿子——山本一夫,想不到他没有被炸弹炸死。

    他下意识的举起枪对准山本一夫,想要立刻将其击杀。

    不过李一鸣比他快了一步,手里扣起一枚石子用尽全力甩向阴阳师的脑袋!

    啪!

    阴阳师的后脑勺被石子打入,一头栽进碧血潭里,当场死亡。

    在他死后,一只八爪鱼形状的黑影从他身上飘出,发出尖厉的惨叫声,身影不断淡化,最终消失!

    山本一夫等几名曰本人见此变故,知道有敌人袭击,立马准备趴下。

    这时,况国华也扣动了扳机。

    “嘭”

    山本一夫优秀的战斗本能救了他一命,子弹击中了他身后一反应稍微慢一拍的曰本士兵的咽喉,那名曰本士兵抽搐了几下就因为大脑缺氧死亡。

    “てきしゅう!”

    嘭嘭!

    两发子弹往李一鸣两人躲藏之处射了,一发打在石头上,火花四溅,石屑飞扬。

    一发擦着况国华的头皮飞过,他连忙压低脑袋不敢冒头,李一鸣趁他们开枪之后的空挡,抓起一把石子往山本一夫方向扔去。

    五粒石子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击中了来不及反应的李翻译和朱管家,两人被正面击中,脸被打得血肉模糊当场死亡。

    “八嘎!”

    山本一夫怒喝一声,他实在想不到,明明只是一次寻常的考察,为什么会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在这里埋伏,导致一名金贵的阴阳师失去了生命。

    阴阳师在曰本的地位很高,这次就算是他在陆军总部有关系,也免不了降级处罚了。

    不得不说,山本一夫和另一名曰本兵的军事素养很高,在李一鸣扔出石头后,立刻向着李一鸣所在地进行射击。

    嘭,嘭…

    李一鸣躲闪不及,被一发子弹击中贯穿了右臂。

    “嘶”

    一阵剧烈的疼痛李一鸣感觉自己,再也提不起劲来。

    尼玛,真是疼死我了!这跟电视里演的不一样啊,别人手上中个十几枪还能跟人搏斗,我这里怎么中了一枪手就动不了了!

    李一鸣心里愤愤不平地想道。

    “大牛兄弟,你没事吧?”况国华见李一鸣中枪,担忧地问道。

    “没事,只是这条胳膊暂时不能用了。”李一鸣心不在焉地回道。

    他现在的注意力都被敌我双方的形势牵扯进去了。

    ……

    还有两个曰本人,他认出了其中一个,与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应该就是山本一夫那厮了。

    现在情况对他们十分不利,那边两人都有枪,又是经过军事训练的,自己这边只有况国华手上还有一发子弹,自己的投石手段已经暴露,若是再次出手,会有可能遭到对方两人的一致打击。

    不过,他还决定冒一回险,先撒出石子干扰,再凭借自己的速度吸引火力,让况国华先干掉一人,这样他不一定死。

    自己右臂一直在流血,再拖下去的话,不仅他们两人都要死,到时候可能连红溪村都会有灭顶之灾,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况队长,我如果将两人的火力吸引过去,你有没有把握一枪击杀一人?”李一鸣对况国华说道。

    况国华对自己的枪法还是很有把握的,对方没有好的掩体,只要火力被吸引住,干掉山本一夫旁边那人应该没问题。

    “没有问题,不过你要怎么吸引火力?”况国华回道,同时又有些疑惑。

    “这个你别问,你等枪声响起就找准目标开枪!”

    李一鸣说完,奋力向山本一夫方向甩出了一把石子,同时身形迅速往一旁的丛林里串去。

    山本一夫两人见又有石子飞过来,见识过其中威力的两人,立刻低下头,同时向李一鸣方向射击。

    嘭!嘭!嘭!

    三声枪响一前一后响起,那名曰本士兵被一击爆头。

    李一鸣被子弹击中腹部,他的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他强忍着剧烈的疼痛,串入一旁的小丛林。

    幸好这个时候山本一夫被况国华的那枪惊住了,注意力转向况国华方向,开枪回击。

    嘭!嘭!嘭!咔~

    没子弹了!况国华听到这声清脆的响声,立即拔出一把军用匕首,往山本一夫方向冲去。

    李一鸣也听到了这声脆响,不过他腹部中枪,可能打碎了他的脾脏了,血一个劲地往外冒,他下意识地想捂住,可惜没有什么作用,浑身的气力也开始消散了。

    “这回玩大了!”李一鸣苦笑一声。

    山本一夫见况国华冲过来,下意识地想换弹夹,不过摸了个空,这次他是便装出行,没有携带弹药包。

    他本来想去捡一旁山田中尉的枪的,结果他看到况国华的相貌时,立刻发现眼前这个年轻的华国人竟然就是害死他父亲的真凶!

    所谓仇人脸面分外眼红,暴怒的情绪瞬间填满了整个大脑,他再也顾不得去捡枪了。

    “啊!”

    山本一夫红着眼睛拔出腰间佩刀,也往况国华冲去。

    在场的三人都没注意到,那位被爆头的阴阳师的鲜血流入碧血潭之后,全部被一个漩涡吸了进去,同时整个碧血潭的水开始变成赤红。

    “去死吧,该死的支那人!”

    山本一夫双手持刀凶狠地往况国华砍去。

    况国华能当上游击队队长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他身子一侧,用匕首格开了山本一夫的太刀,不过由于力道不够,被太刀划伤了左胸。

    况国华大喝一声,欺上前去,手中的匕首灵活地向山本一夫的脖子上抹去。

    山本一夫也是一个格斗高手,见匕首袭来,知道躲闪不及了,没有丝毫犹豫,便凶狠地往况国华的胸前捅去,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

    况天佑没料到这山本一夫如此凶悍,下意识往旁边一个侧翻,躲过太刀。

    这两人的实力可谓是半斤八两,数十个回合的交手,双方都没占到便宜。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体力开始不支,不过攻击确实越来越凶狠。

    不多时,两人的身手开始多出了许多的伤痕来。

    况国华也不再顾忌,也是以伤换伤,一命搏命!

    “啊!”

    “杀!”

    两人的神色癫狂,互相冲向对方,山本一夫的太刀直直地捅进了况国华的腹部。

    况国华的匕首也斜向刺入了山本一夫的胸腔!

    两人受此致命一击,全身的气力瞬间抽空,身子一软双双栽倒在地。

    此时在场的三人均是濒临死亡。

    突然,碧血潭的水剧烈地躁动起来,仿佛沸腾了一般,不过此时况国华两人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无法注意到这一幕。

    只有李一鸣因为身体强度是普通人的数倍,虽然也是重伤垂死,但他的五感暂时还没有罢工。

    他注意到了碧血潭不同寻常的动静。

    潭水变红了!将臣将要清醒了!

    李一鸣赶紧收摄全部记忆,只在脑中留下一股求生的欲望。

    轰!

    碧血潭爆开,一个身穿破布,披头散发的将臣飞了出来!

    “吼!”

    将臣仰天长啸,声音似兽似龙,两颗长长的獠牙暴露在空气中,一股赤红色的毁灭之气冲天而起,将整片天空染成赤红色,以将臣为中心,周围的空间都开始震动起来了!

    整个后山一片死寂,动物们在这股气势的震慑之下,一个个僵直不能动。

    不过好在这股气势被收束在后山这个区域,没有丝毫往外面扩散的意思,不然整个天地人三界都会震动。

    忽然,惊天气势收敛,红光消散,回归了平静,仿佛之前一切都是梦幻一般。

    将臣悬浮在半空之中,此时他才从沉睡之中醒来,神智还不清醒,眼神之中透着迷茫。

    感受着地上三个重伤垂死之人那强烈的求生欲望,他本能地想帮助他们。

    他身形一闪,穿过空间薄膜,先是落在况国华和山本一夫身边,往两人的脖子咬去…

    李一鸣将思维收缩在识海中的元神里,只留下了一股本能的求生欲望。

    一股血红色的玄奥之气开始侵染整个识海,它的速度非常的快,不到一刻钟就将李一鸣的识海染成血红色,接着又缠向他的元神,仿佛要彻底改造他的元神一般。

    只不过李一鸣的元神虽然被封印起来了,但毕竟还是天仙境界的元神。

    这股血红之气也就天仙的程度,丝毫无法奈何李一鸣的元神。

    血红之气见始终无法侵染,只能缩在李一鸣的元神下方,形成一个血红色小圆球。

    仿佛一滴鲜血浮在他的识海之中一般。

    李一鸣的意识在元神之中,丝毫不知道他的身体的变化,此时他的外表毫无变化,但内里已经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