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集齐血脉与召唤
    那有六只耳朵的金毛猴子不是六耳猕猴又是谁?

    六耳猕猴在遮天世界中属于上古逆天凶神,天生强大,成年就能成为媲美大帝的另类成道者,与西游世界的六耳猕猴差不多。

    已经消失了数十万年了,这只六耳猕猴可能是这个时代唯一一只了。

    “这猴子倒是好运道,成了灵宝天尊的继承人!”

    从六耳猕猴的气息来看,它应该才突破到大圣境界,触发的灵宝天尊留在洞府中的禁制,将它传送至命泉中。

    看这情况,它正忙着巩固大圣境界,似乎并不知道已经转换了天地。

    李一鸣目光略过六耳猕猴,看向石台的周围的墙壁,上面密密麻麻,刻有各种古文等,古迹斑驳,充满了岁月的气息。

    这是灵宝天尊的传承?!

    此时墙壁上并无禁制,可能是因为洞府在传送过程中将禁制消磨掉了。

    李一鸣很轻易地看到了墙壁上的文字和符文,有的诡异而奇大闪现魔力、有的恢宏大气满是堂皇、有的神秘而又繁杂宛若世界演化……

    “这是《度人经》、《灵宝道经》和组字秘!”

    对于太古文字李一鸣早已研究透彻,一眼就认出了墙壁上刻留的传承信息。

    《灵宝道经》还是其次,《度人经》和组字秘对他还是有些用处的。

    《度人经》是灵宝天尊所创的专门用来对付神抵念、阴灵及黑暗尸祸的经文,有点像西游世界的佛经,但却要强大很多,李一鸣目光扫过便记了下来。

    还有《灵宝道经》虽然对他没有太大的作用,但也被他记在了心里。

    这世界并无所谓的因果规则,而且灵宝天尊早已陨落,所以他对谋取灵宝天尊传承并不忌讳。

    不过他暂时也只能得到这两门技法了,那组字秘由符文组成,不用神念探查无法便尽得其中之妙。

    “帝道神则——镇压!”

    李一鸣气势全开,无量的帝道之气爆发开来,要将这整片时空镇压住。

    “轰!”

    受到李一鸣帝道气息的刺激,黑色苦海中残余的天尊道则也显露出来,形成一张庞大的阵图虚影。

    与此同时,四柄诛仙剑杀死冲天,化为四柄通天巨剑,占据天地四剑,沉沉浮浮,那暗红色的剑体上,竟然有戮仙的可怕刻图,一幅幅、一组组,万灵伏诛,血染宇宙,恐怖到了极致。

    六耳猕猴被这番变故惊醒,睁开火红色的眸子,惊疑不定地四处张望。

    它此时内心极度惊慌,它之前不过是在洞府中闭关巩固境界,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竟然来到这处陌生之地。

    而且,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和令人窒息的杀气包裹着它,让它那身引以为傲的大圣修为毫无用处,只觉得自己犹如刚出生的幼儿一般无力。

    紧接着它听到一声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不过区区帝兵,也敢反抗本座意志!”

    这声音响彻天地,震得它那聆听周天之事的灵耳嗡嗡作响,暂时性的失聪!

    六耳猕猴惊骇欲绝,它这天赋自它出世以来就无往而不利,哪怕近距离听雷鸣轰响也不会有丝毫损伤,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怕是有当世大帝驾临!”

    除了与道相合的当世大帝外,再无人能单凭声音就让它暂时性的失聪,哪怕禁区至尊也是如此。

    这就有些像洪荒世界里的圣人与混元大罗金仙一样,虽然境界相同,但六耳猕猴偷听混元大罗金仙有不被发现的可能,偷听圣人的话就一定会被发现。

    ……

    当六耳猕猴耳朵恢复过来时,却发现周围一片宁静,而他也再次被转换的地方,来到了另一片陌生之地。

    这里与刚才的漆黑的水域不同,周围充斥着混混沌沌的气流。

    突然,混沌气流携裹着毁灭性的力量汹涌而来,它那一身大圣的修为竟然不能给它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六耳猕猴心脏嘭嘭巨响犹如大锤锤动,全身的金毛倒竖,面目狰狞瞳孔紧缩,不甘地等待着死亡降临。

    “嗡!”

    突然,六耳猕猴眼前一亮,一层光幕悄然出现,将混沌气流挡在了外面。

    “呼哧呼哧~”

    六耳猕猴瘫软在地,胸口剧烈地浮动,犹如凡人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那一瞬间它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气息。

    当它目光往外移时,意外的发现除了它之外,周围还有八个光团,每个一丈左右,里面或站或坐着一个个身穿古老服饰的“人”。

    “他们应该跟我一样,是突然来到这个鬼地方的吧,这难道是那位大帝的手段?”

    “这大帝太过霸道了,俺老袁这次若不死,以后必定将这个梁子讨回来!”

    想到这里,六耳猕猴眼中闪着凶光,一股暴虐的气势散发出来,杀意十足。

    发泄了一会儿后,才“嘿嘿”地阴沉一笑,盘坐在光团中,打起坐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六耳猕猴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出现在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

    在它前面,一位面容俊朗的青年正神色莫名的打量着自己,确切的说是在打量着它的耳朵。

    它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作为一片妖域的霸主,往常要是有人敢这样看它,早就被它碎尸万段、剁成肉酱了,然而现在,它的内心却只有惶恐。

    眼前这位没有丝毫气势外放,看起来犹如一位普通人族青年,但就是这样一位普通青年却让它发自内心地恐惧,它那能够聆听周天万物的灵耳在此时却失利了,除了外界的波动外,在这位“青年”身上听不到任何东西。

    站在他面前犹如站在那青天之下,仿佛随时都能将它压成灰灰!

    这个时候它隐约猜到眼前这人恐怕就是将它摄来的那尊大帝了

    突然,那大帝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声音竟意外的温和,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驱赶了它的惶恐与不安,让它发自内心的去信任他。

    它不禁脱口而出,道:“我叫袁灭,来自天鸿古域。”

    说完以后,袁灭愣了愣,我这是怎么了?一千多岁的猴了,怎么这么冒失,跟个小孩子一样?!

    不过下一刻,它就不再想这些了,眼前这人让它感觉非常亲近,就像一个可亲的长辈一样,告诉他这些也是应该。

    李一鸣见到这种情况颇为满意,他刚才试着运起了御兽术的法门。

    谁知对六耳猕猴这种绝世凶兽都有效果,虽然还达不到奴役的程度,但能让它改变态度也算不错了。

    “这天心印记果然神妙!”

    李一鸣知道有这种效果不是他那御兽术有多么神奇,而是天心印记影响,再加上这猴子被一连番的变故扰乱了心智才有这番效果。

    要是其他世界,甚至一个心神平稳的大圣级别的普通兽类都不一定行得通,毕竟这不是七十二变中的御兽法门。

    这猴子毕竟是绝世凶兽,一旦它心神稳固之后,就会再次恢复理智,甚至生出恨意来。

    李一鸣看出它绝非什么善类,身上的杀气简直有如实质,杀人如麻都不足以形容它的恶劣来,倒是与那诛仙剑属性有些相合。

    如果放过它,难保它以后不会伺机报复,对于这样的人,李一鸣一向是直接斩杀,以绝后患的。

    于是他走上前去,在它疑惑的眼神中,拍碎了它的元神。

    击杀六耳猕猴后,李一鸣将其收入了系统空间,加上之前击杀的那具先天道胎的尸变体。

    系统空间中已经出现了两种他急需的血脉了。

    至于其他的七个尸变体也被他击杀,他们血脉被收集起来,存放在系统空间。

    除此之外,那四柄诛仙剑也静静地躺在他的系统空间里,这是四柄顶级极道帝兵,论等级与他的羽化玉蝶差不多,不过在威力上却比不上羽化玉蝶,除非搭配阵图才能力压它一筹。

    而现在,李一鸣准备利用诛仙剑召唤诛仙阵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