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0章 找剑之人
    吴比此言一出,八方湖的阵型微乱,移动放缓,窃窃私语声也变得更大了些。

    不过要叫他们现在便奔来的话显然是有难度——即便几位湖主都默不作声,但八方湖好歹破了鼎城,也破了乘鹤楼的护山大阵,现在胜负走入未知的方向,谁也不可能现在就做出这个重要的决定。

    更何况吴比话中之意是“等得起”,那也便不用匪友们现在做决定……于是匪友们稍稍议论片刻,在被七湖精锐打断重整秩序以后,都把那些话塞到了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留个保命的手段,见势不妙便果断逃之……

    匪友们、八姓人们都有意无意地瞟了瞟安心大仙这边,锁定那杆“凌云社”大旗撑开的地方,心中有了归处。

    吴比稍稍看了看他们的状态,就知道计谋得逞,剩下的就是看在哪一秒、出手救哪些人了。

    “那我们就在这儿等着吗?慢悠悠的……要等多久啊?”狐来招呼余娥,“姑奶奶,请给我用个定身法吧,我睡一觉,太煎熬了……”

    余娥噗嗤一笑,也没难为小狐狸,妥妥一个定身法把狐来定到了米缸的背上,再从吴比那里要了点肉干,趁跟着八方湖行军的这段时间也喂一喂小猫咪。

    “下一步……我们主动不来,只能应子,且等着吧。”吴比无需跟狐来说得太清楚,只是在给自己捋顺思路,“看一看是哪一件事先发生,我们再迅速做出反应。”

    “哦,哪几件啊……”狐来还没睡着,也没诚心问,就随口搭了一句。

    “你们说……荆天心去哪了?”吴比不答反问,眉间也是锁着些思虑。

    “爱去哪去哪,别去我梦里就行……”狐来喃喃应道,沉沉睡去。

    “娥儿虽然不怎么认识他,但听恩人和小许说的……他该当是在找剑吧?”余娥见吴比似有谈性,便主动和他聊了起来,“那家伙不是一直想找一把好剑吗?”

    “然也。”这也正是吴比想的,“可见那批刘国的神兵之中,并没有真的能让荆天心满意的……所以这厮直到现在,还在寻找那把好剑,想在正面攻坚之时大杀四方。”

    “不然路荡即便宽宏大量,也绝对不会容忍荆天心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无所事事。”吴比越想越觉得是这个道理,“但此刻咱们不知他在何方,也没办法找机会先去八方湖救水芹,所以只能等……”

    “等他找到好剑?”余娥抬了抬眉毛,“不是说他是八方湖第二能打的吗?刘国的神兵我也曾经见过,都是上品……如果这一批中都没有他满意的,那等他现身之时……一定非同凡响。”

    “要的就是他非同凡响,要是他找不到,我还愁呢。”吴比咬牙道,“他不是使剑的么?放眼这几千里……想要再找个剑客帮屈南生他们三个破境,也就只能是他了吧?”

    “哦?恩人是想让老汉……去挑欢喜境?”余娥能感应到吴比踌躇满志,却没想到他一出手又是这样的大手笔——人家荆天心早在屈南生修行之前就已经是欢喜境,得了神剑想必更添威势,又怎是一个修行不过月余的老汉能吃得下的?

    “不然怎么办?这三个剑修再不醒来,小狐狸可就要吓死了。”吴比有些尴尬地望了狐来一眼,想起当年镖局中见到他时的神采飞扬,的确觉得有些对不起他,让他承受了太多。

    “但我们又怎能知道荆天心要找到什么时候?”余娥皱眉,觉得吴比眼下的这个计划非常之不完善。

    “放心,打到八方湖顶不住了的时候,他一定会来。”吴比笃定道,“路荡还能放他在外面找一辈子了?到时我们雷霆重手,就要叫屈南生立地成英雄。”

    “现在就是看,正儿八经分生死的那一场……是在十九之前,还是在那之后。”吴比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等的是两件事,一个是荆天心露面,一个是九里坡从坑底杀上来……”

    “哪个先来,就先处理哪一个。”吴比握紧拳头,“在那之前,我们只需养精蓄锐,跟着八方湖的这群匪友慢慢走,等他们改头换面、回头是岸……”

    “养精蓄锐?那娥儿也便稍稍回回气罢……”余娥呵呵一笑,把自己挂在了吴比身上,“刚才挡了路荡一刀,又和九里坡主纠缠了那么久,娥儿也累了呢……”

    “呃……”余娥说的都是实话,吴比也便任她挂着,“好,你先歇歇,我也……”

    “恩人也要一起吗?”

    “不是,我有点事情要做……”吴比望着天上一轮明月,内视系统内的海量胜利点,再度打起了提升魂导光环的主意……

    訾星律的到来让吴比手忙脚乱,但好在这个人所求明确,目前来看与大略并无冲突……不过与他对谈一番之后,吴比还是觉得己方仅凭一个欢喜境的余娥、加上几种异能,还是无法在此战中操纵局势。

    更何况訾星律还说等大战开始之时,还会有不少高手前来此地——这为吴比敲响了警钟,决定还是多准备些手段为妙。

    正好眼下事态平稳,不趁现在更待何时?

    想着,吴比眼神放空,把全部的注意力挪在了魂导光环上,反复用魂力来回洗刷,不放过每个字、每个笔划、每一种升级的可能。

    余娥也知机地不去打扰——时间缓缓流逝,凌云社的几人,就这样静静地跟随着八方湖的阵列前进。

    黑龙与黄曈老祖那一眼打出的壕沟血海,成为了八方湖、散修们和凌云社的行动轨迹——沿着这道壕沟,他们一点点向乘鹤楼靠近。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比突然眼睛一亮回复神采,抖了抖肩膀把余娥抖到自己面前,握上她的双臂大喊一声:“娥儿帮我!”

    余娥原本睡眼稀松,听吴比一喝又来了精神,微微臻首:“恩人有话便讲,可别让娥儿白期待一场……”

    “给我把此地的死鬼都叫来!”吴比眼中红光大作,“尤其是刚死了不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