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四章 此界(十八)
    年轻人冷笑了一声,忽然仰面向下坠去,他的身后跟随了无数银鳞青面的蛇、龙、半龙,甚至是已经化身为饶龙。

    空仿佛降下了一阵黑雨,那些龙游动着嘶吼着路过他们的身边,其中偶尔有龙或人停下来,向着重宁和曲念行礼。

    重宁问道:“不会被他们捷足先登吗?”

    宫相呈摇头,紧接着又一字一句道:“宁霄,记得杀了刚刚那个人。”

    宁霄道:“是。”

    “你们先在簇休息,醇光知道吃的喝的在哪,宁霄,你跟我来。”

    宁霄看了他们一眼,宫相呈道带着他绕过那棵结满了霜花的树,树后是木板铺成的一条路,宫相呈一边走一边道:“过几,我跟你们分开走。”

    “为什么?”

    “我还有一件事要准备,你们到那边时,有可能刚刚那个年轻人已经唤醒了主神,不过他多半可能跟主神两败俱伤,你要趁此机会把他们都杀了,无论他们什么都不要心软。”

    “旃檀曾经跟我过他们的死穴。”

    “死穴死穴只有一次机会,却也是唯一能杀了他们的办法,你一定要确认之后,再对他们动手。”

    宫相呈长叹了一声,道:“我在这里七百余年,都没有再找到过一次机会,海底惊险重重,你们一定要心。”

    前方是一座茅屋,看起来像是宫相呈自己一点一点搭起来的,很简陋,有些像是乡下的屋子。

    宫相呈走进茅屋当中,取出一叠纸,道:“这是我这些年间所作的傀儡图纸,你可以拿走看看。”

    他又在茅屋四处搜寻了一阵,忽然低头从屋外的一个土洞当中抓出一只似猫非猫的东西,扔进了宁霄怀里。

    这东西满身赤红色的皮毛,有如一团燃烧着的火,脾气十分爆裂,一到宁霄这里,立即龇牙咧嘴,撕扯着他的衣袖。

    “我叫它赤烛,这是我从别的地方找到的一只兽,它的嗅觉很好,帮我做了不少事,去海下的时候带上它。”

    宁霄拎着赤烛脖子上的皮毛把它抓起来,这兽仍张牙舞爪,意图进攻。

    宁霄笑了笑,问道:“这东西,除了嗅觉好,还有什么用吗?”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它喜欢吃这种糖。”宫相呈从袖中摸出一袋糖来给宁霄,“什么时候它不听话了,喂一颗就行了。”

    宁霄拿出一颗糖放在鼻子边嗅了嗅,这糖没有什么味道,但赤烛立即伸出两爪来,急急忙忙地抱着了糖啃了起来。

    宁霄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宫相呈坐在茅屋旁的水井边,仰头看着上这仿佛无穷无尽的黑雨。

    “龙蛇一族的怨念很深,却不知他们能为此做到什么地步。”

    宫相呈弹怜衣袖上的灰,道:“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宁霄心中有百千个问题,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起。

    “我们从这里来的时候,路过了一座山,那山中的刻字,是你留下的吗?”

    “是我所留,那些年我常来往山郑”

    “临凝却,你拒绝跟他们合作。”

    “他们不过是莽夫之勇,根本不可能成功,我为此筹谋了几千年才做到这一步,宁霄,在最终的结果来临之前,我甚至仍然无法保证,我们会是最后的赢家。”

    “为何?难道走到了这一步,还不够吗?”

    “因为他们还没有死,因为我们还没有杀了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能被我们杀死。”

    “但你他们赢不了你。”

    “我奈何不了他们,他们也奈何不了我。”宫相呈沉沉一笑,“听起来很可悲吧。”

    “靠着这些咒也不行吗?”

    宫相呈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这些咒言是否能加诸他们之上,因为这些咒产生的基础,是跟他们接触之时我总结出来的。”

    宁霄沉默了片刻,道:“我或许应该将这些咒再留下一份。”

    “你怕失败吗?”

    “是。”

    “我也害怕,我怕这么多年过去,我不过还是他们脚下的那只蝼蚁,我怕因为我这一念害死了无数人。其实我也算是有罪之人,当年若不是我让这些傀儡对他们动手,这些领域不会这么快就坠落,若是还在当年的宴中,哪怕我是人,恐怕也要在荆棘谷赎罪七千年吧。”

    色很快变暗了,上的星星连缀成了片,仿佛一条银河。

    宫相呈在这里的这么多年之间,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他可以算是宫姓最为聪明的人,但他仰视空的时候,眼神当中仍旧会出现困惑。

    茫茫人间,究竟何处才是苍生的归途。

    赤烛挂在宁霄的肩膀上,不再像是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么暴躁,醇光来送了一些吃的,宫相呈摇头不饿,让宁霄自己吃。

    醇光在宫相呈身边留了一会,宫相呈问了问他这些年的情况之后,显得很高兴。

    四之后,他们开始向海底出发。

    龙蛇在一前完全消失了,宫相呈送他们从树中离开,那树的中心隐藏了一座井,连接着一条密道。

    但左汀稚见宫相呈不来,大声吆喝了一句:“你不跟来吗?爷爷!”

    宫相呈面带道:“我在这里等你们。”

    宁霄不知宫相呈为何要撒谎,只觉得宫相呈看他的眼神,既殷切又有些悲凉。

    宁霄一行人沿着通道一路走下去,通道当中放了很多以往时代的遗物,似乎被人翻看过很多遍。

    这里倒不像是一条路,更像是一个密室,藏满了宫相呈的朋友留下的东西,不难想象,在这里的数百年中,宫相呈一个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不久之后他们就走到了尽头,宫相呈在他们离开之前已经嘱咐好,通道的尽头就是海水,宁霄用孔静臣给的那把钥匙打开了尽头的门,海水立即从门内涌入一丝。

    宁霄向前一伸手,仿佛触摸到了一个无形的屏障,他拿出之前从埋酒坡拿到的万宗之宗,立即感觉到了深海之中所谓主神的位置。

    但在他们的前方,海中还有无数龙蛇在向前穿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