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四九章 直闯琉焰岛
    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苍雷教这锅是背定了!

    从琉焰岛建立至今,没人敢来这里撒野,何况是偷东西了!

    九灯火莲虽只是千年左右的药材,纵观五地八荒仅算中下流,苍雷教主当然赔得起,虽是打了琉焰岛的脸,但只要死皮赖脸的求情,别把事情闹公开,搞得世人皆知,勉强还可以挽回。

    琉焰岛的脸虽然抽了一记,但不能不要,让外人知道有人潜入此地盗走火莲,丢人不说,搞不好还有效仿的,为了这些小贼他们莫非要天天戒备不成?

    十三灯火莲就不同了。

    这玩意对琉焰岛也不算什么,可对于什么兑池一脉却是象征意义的荣誉,此脉弟子的心血结晶,情感寄托之处,这就不是打脸,而是撕破脸了!

    脸都撕破了,还能要吗?

    这些苍雷教弟子虽干了偷鸡摸狗之事,却也情有可原,而且放弃十三灯寻九灯这件事,表明了他们的心思纯粹,目标明确,沿途面对数之不尽的火莲谁也不碰一下,惜命固然没错,但利益面前几人能把持?

    这些家伙,心性磨炼的很不错,也难怪苍雷教主要从三千弟子中百里挑一。

    看来他也是怕把琉焰岛得罪到死。

    可惜,这些弟子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殊不知早让人发现了,人家没说,就是等他们走后取走十三灯火莲,自己得了宝,还能栽赃嫁祸,到头来自己撅起屁股,让那什么师祖婆婆赤仙子帮忙狠狠的擦,高明!实在是高明!

    张天流要是不管,苍雷教主在几年后要被追杀到炎荒,生死不知。

    管嘛,不是他风格啊!

    他还打算盗了乾坤幻花后也家伙给苍雷教主呢。

    那就不是赤仙子身外化身去追杀苍雷教主了,而是本尊亲自前往!

    可苍雷教主调教出来的这些弟子心智颇佳,为了师父到这鬼地方被蒸个半熟也依旧不放弃任务,倒也可爱,那什么洪俊远人似乎也不错,是真的用心善待黄土城百姓,一向自持只坑该死之人的张天流不得不犹豫了。

    “苍雷教主逃到炎荒,生死不论,太苍必易主,我瑶池也要落入他人眼底,十有**夺太苍者,就是掠元君的黑手,莫老板这样搞,该是借势,天涯中的瑶池命运不怎么好,时轮天仪仍被觊觎,少女元君最后一战的对手多强也无法预料,没人跟随我们后脚穿越过来,守是守住了,可死没死就不好说,莫老板是洞悉了她真正意图,来个五地八荒大结盟吗?”

    如此推算,莫老板的意图的确就明显了。

    至于弄什么龙王髓,乾坤花,把人往死了得罪也没关系,两千九百年后,给他们免费穿越一次就够了!

    但如此就避免时轮天仪得争夺的下场?

    或许吧,让他们意识到这东西是怀璧其罪,只要大家商定怎么共用,自然心甘情愿让瑶池保管。

    莫老板好算计!

    张天流确实不可能走这种路,和和睦睦,少恶心了,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还少吗?

    心念及此,张天流挥袖扫过脸前,狐脸面具变成了一副没有表情的人脸面具,长发也不在飘动,而是缩到了两尺,随后慢悠悠的走向琉焰海深处。

    奇怪的是,沿途有不少琉焰弟子与他擦肩而过,却无一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他就这般来到了琉焰岛中。

    此道宛如火焰山,炙烤得空一点水气都没有,周遭的水气靠近时都蒸发,不知飘到何地化成了雨。

    张天流一只脚刚落在岛,鞋子刹那间燃烧溶解。

    衣服没事,那是因为雾山新袍用料好,要是也烧了,只能祭出他的鳞羽袍。

    “有够烫脚的。”

    张天流真不知道,把山门搞成这种样子,是人住的吗?

    印象中,这如炼狱般的景象,妥妥的魔道住址。

    “阁下请留步。”

    就在张天流岛走了几步时,凭空响起了一声警告,把附近不明情况的弟子吓了一跳。

    张天流却没啃声,继续往岛走。

    “阁下还请留步,再靠近一步,休怪我等对阁下不敬!”

    此人说这话的工夫,张天流又走了好几步,之后更是没有理会,直奔岛山中而去。

    这暗中的人郁闷了,暗想这小子有病吧?真不怕死?还是以为我没发现你?

    确实,他看不到张天流,但他能感觉到有外人来到琉焰岛,而且他的每一步的落脚处他都感觉到了,这就够了,你隐身神通再好,暴露了落脚点跟没隐身有区别吗?

    就在此人准备给张天流一个教训时,忽然,他感觉不到张天流的落脚点了!

    “嗯?”

    这一下,暗中的守护者脸色白了白,暗道不妙,赶紧出言:“有外人闯入琉焰岛,此人身负隐身神通,速速将其揪出来!”

    一时间,整个琉焰岛弟子都忙碌起来,在岛中四处寻觅,却均不见张天流踪影。

    离奇,实在是太离奇了!

    琉焰岛的弟子个个修为不凡,最差也是丹鼎,其中还有不少通天境,浩浩荡荡的千号人,居然在自己的底盘找不到一个闯入者,莫非是守护者诓了我等?

    岛中一块石头,张天流看着忙碌的琉焰弟子们笑了笑,再看地的隐藏符阵,很快就找到一条守护者无法感知到的路线!

    他被对方发现,就是因为触发了符阵,他也不想,奈何这符阵遍布全岛,莫说一脚,就是一只苍蝇落在岛都会被对方感知。

    不过张天流之前的那几步就是寻找破绽,而脚下这块石头正好是破绽之一,前方还有一株火焰树,只要轻飘飘的落在树枝也没人发现,不过烫脚啊!万一烫破皮,那就是“咔哒”一下,结出一片冰晶,瞬间就会被所有人发现。

    “这块石头是阵眼之一,毁了后修复应该不难,靠,难不难关我什么事。”

    张天流发现自己的心肠真是太好了,好到都为人家考虑了。

    左脚稍微一运气,与此同时,附近寻觅的弟子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然而为时晚矣,在张天流落脚刹那间,石头轰然一声炸起一片飞尘。

    “在那!”

    “快包围他!”

    众人扑入飞尘中,却又茫然无措的四下环顾,烟尘里哪有张天流的身影,在阵法被破瞬间,他就大摇大摆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