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五一章 前世今生
    孙青旋和张天流同时停手,一起看向白衣女子。

    这白衣女子很奇特,明明没有真元波动,体却好似发光般,好似月球反阳光,何等的明月照人,弄得张天流都看不清了。

    这种境界,张天流曾经只在一个人上看到过,皇老爷子!

    能聚光而不散者,与真元无关,乃是将某种神通修炼到极致的表象。

    与此同时,周边三山上的八宫之主齐齐抱拳恭敬道:“参见岛主。”

    “你就是赤仙子?”张天流笑问。

    白衣女子点点头,反问:“你果真是来找我的,说吧,有何所图?”

    “借一株乾坤幻花。”

    八宫之主闻言一惊,孙青旋只是冷哼,赤仙子却无动于衷,素手轻抚鬓发,不言不语。

    “条件你开。”张天流豪爽道。

    “我并我所求,不过……”赤仙子忽然话锋一转道:“你留下等候,或许某一天我想通时,将它送与你也有可能。”

    “留下就不必了,这地方我不习惯,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我再来。”

    失败啊!

    这次真的要失败了!

    莫说赤仙子了,孙青旋张天流都打不过啊!

    能跟人家过几招,那是因为对方主场作战,太激烈会把自己的主场毁灭的,一直都是收着力跟张天流玩,而张天流却是动用极限了!

    虽然这不是他全部实力,但真正的实力也用不上啊,因为服务器和系统都受到乱码影响,极限体没了效果,靠着肌记忆撑不了多久,符语不是不能用,只是很多不顺手的没法用,这也是失去极限体导致的!

    不然他何必偷偷摸摸的?

    可他逛了一圈都没找到什么乾坤幻花,至于慧眼查看过去寻找乾坤幻花蛛丝马迹也用不了!

    他需要在精神空间里才能大幅度提升慧眼的回放速度,还有暂停,重播功能,可精神空间也是系统的一部分,系统没有完全恢复前用不上。

    虽然他这些年解开了部分功能,但都是小功能,没什么大用途。

    恢复系统也不是很复杂的事,只要用五地八荒的符文替代系统符文就欧了。

    奈何,目前只是研究完系统符文,五地八荒符文还没研究完,甚至有可能没收集全。

    “你不能离开。”

    赤仙子这番话让张天流很是不解,因为他把赤仙子之前的话当成了逐客令。

    没想到琉焰岛的人也同样不明白,之前就有点震惊于赤仙子有可能送张天流幻花,她们可是很清楚赤仙子子的,说有可能,却是很大几率会送,只是她需要参悟出其中的道,至于什么道,没人知道!

    等她悟透也就送了,短则三五天,多则千八百年,迄今为止,她确实送过十来次,其中三种比幻花更贵重!

    “仙子不是要囚在下吧?”张天流最讨厌的就是囚!

    “你这样想也没错。”

    “我执意要走呢?”张天流拿出一沓芥子符。

    “我劝你不要这样做。”赤仙子说着,从阁楼上飘下来,到张天流面前站定。

    虽然她依旧明人,但如此近距离,又没了附近浓郁火灵气的遮掩,张天流可算看清她的容貌,顿时,面具后的琥珀眼眸触动了一下。

    “怎么可能?”

    张天流微微向下一瞅,见赤仙子力压群芳的上围,再度惊到:“怎么可能?”

    “你见过我!”赤仙子突然很肯定的凝视张天流,她的眼瞳是赤红的,似有星火在里面闪耀。

    “算是吧,呵!行了行了,我留下。”

    张天流怎么也没想到,这女人跟阿七一模一样,连材都如出一辙!

    可是阿七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女子,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说悟好,那只是机缘巧合下悟出的滴水剑意,这种剑意又称无剑剑意,修炼界中不少人领悟出,况且阿七也受过雾山镇酒坊老板的指点,人家可是老派剑修,那在以前就是剑仙,是万中无一的奇才,不是光会练气就能迈入的境界,这种天生剑修跟应天成圣没区别。

    “我也见过你。”赤仙子突然道。

    “嗯,你下辈子就能见我了。”

    张天流这话没毛病,可琉焰岛众人听来就很不对味了,怎地?你还想让我们岛主去过下辈子?

    下辈子可不是下半辈子,下辈子就是挂了转世投胎的下一辈子!

    赤仙子没有觉得张天流的话有多无礼,静静道:“我明白了,你走吧,青旋,把幻花送给他。”

    孙青旋眉头微皱,但没有多问,也不知是用了隔空取物,还是从上某件空间法宝里拿出了一朵如烟似雾的花,这花神似白玉牡丹,其缥缈的姿态,又跟张天流的长发一样随灵气波动而飘动,很是神妙。

    “多谢,我想我们这辈子不会再见了,你下辈子见到的也不是现在的我了,如果你不想有下辈子,两千八百六十年后,你来瑶池,我送你离开。”

    张天流不知道这样做,是否会影响到无边海的阿七,反正他回家了!

    回去后的自己或许会把这一切都忘记,这是好事,经历太多,背负太多,活着很累,他就想轻轻松松的,在一个有童年记忆的小地方度过后半生。

    留下或许也不错,但他始终会走到皇老爷子哪一步,不知长寿的意义究竟有何意义?

    但其实最重要的是他想摆脱如今的人生,不想成为某人的棋子去征天,解救无边海,还是解救天涯,这些重任有的是人才去干,什么公叔怜阳,杨藻,汤靖承,就连王乞都能挑起大梁,他能干什么?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是一路人,他是戴罪之来的。

    张天流在赤仙子目送下走了。

    由始至终,赤仙子也没有再说一句。

    直至张天流离开了琉焰岛,孙青旋才问道:“两千八百多年,看来师姐的大限逃不掉了!”

    “嗯。”赤仙子鼻音略重。

    “师姐的下辈子跟他是何干系?竟对他如此好,连幻花都送人了,师父要知道,会哭的!”

    “我不知道,我所能参悟到的,只有我们一起看出,一起看落,一起喝酒,一起笑谈,有时候,边还会多个孩子。”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这种景象,除了夫妻还能有什么?

    这闯入之人,莫非是未来的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