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五二章 小白的猜想
    张天流走后没多久,八宫之主中,兑宫主忽收到传讯,脸色变了变。

    “怎么了?”边离宫主询问。

    “我兑池火莲王被偷了。”

    “这……”其余宫主无语。

    离宫主问:“不禀报岛主?”

    “或许被那人顺手牵羊了,岛主跟他关系匪浅,算了,再找一株代替吧。”兑宫主并没有表现得愤慨,琉焰岛最不缺少的就是火莲,十三灯火莲并不稀罕。

    “那人究竟是谁啊?竟能跨越时空来此!”

    “谁知道,或许也曾是五地八荒的,否则何至于带着面具,该是怕人知道他的身份,将这个时空的他斩杀。”

    几位宫主目前尚不知时轮天仪的存在,关于此事,五地八荒知道的人不足十位,他们能知晓也均与空转流镜有关!

    目前琉焰岛中,只有赤仙子与孙青旋知道,因此这些宫主误以为张天流拼自己本事穿越而来,甚至有可能只是精神层面的穿越,因为他的修为实在太低,实力却能强到逼孙师叔动真格,明显有蹊跷。

    另一头,张天流没有急着回去,而是一路尾随海承兴,这些人身被他下了化阴虫,到哪张天流都能感知到。

    其实大可以把海承兴劫走,不过其余人肯定担惊受怕,以为琉焰岛追杀来了,搞不好会出什么乱子。

    张天流也没闲着,思绪一直在琉焰岛一事。

    赤仙子看来没多少年活头了。

    十三灯火莲被盗一事,不出意外已被琉焰弟子发现,如果按正常的路径走,这件事会影响到苍雷教,苍雷教主被追杀,苍雷教也就此玩完,太苍格局会迎来新的变化,瑶池日渐强大,直至千年后,在东尊一万一千岁寿辰时,被发现时轮天仪在瑶池,从而展开了一段悠长的谍战,直至濒临时轮天仪的下次开启,大战彻底打响。

    这是角山恭和巫马煜的视角。

    可张天流这次露面,很可能会改变这个进程,火莲被盗应该怪到他头,以赤仙子对他的态度,琉焰岛肯定会给他面子,如若不然,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有人想利用赤仙子除掉苍雷教,这人是谁?跟想掠走海夫人的幕后黑手是否有关?

    目前很难下定论。

    按张天流的布局手段,如果是为了乾坤幻花,他肯定让赤仙子去针对苍雷教,在公布一些情报证明苍雷教是被冤枉的,以此推波助澜,煽动多方势力对付琉焰岛,那么乾坤幻花就容易弄到手了。

    奈何这次是莫老板做主,他要走大联盟路线就要避免冲突。

    与其说他们是来偷,是抢,不如说是交易,给他们需要的,才有在两千八百多年后,借用时轮天仪逃过吞噬之劫。

    “靠,这帮家伙。”

    正思索间,海承兴等人突然遇到麻烦,他们在回去的路碰到了炎兽,这帮家伙没一个敢动用真元,就知道跑,可不用真元跑的过炎兽吗?

    张天流撤去符遁,脚踏焦土,一招九宫挪移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炎兽挪到身边,释放了一点洪荒气息,顿时把这头比雄狮还要雄壮数倍的火焰鬃毛炎兽变成了哈巴狗。

    慌不择路的苍雷教弟子忽听身后没了动静,回头一看炎兽消失了,不由个个面露惊疑,不过好事啊,想再多不如离开再说,一时间,大伙又聚在一起,贼兮兮的继续路。

    张天流盯着炎兽微微蹙眉。

    远了没注意,近了才发现这炎兽是假的,是没有实体的,全由火灵气幻化,而且这种火灵气跟岛的一般无二,可岛阵法并没有蔓延至此,这里虽赤地千里,热难当,但不像岛那般严重,没有明火在烧,不过赤地焦土持续如此多年,也着实奇怪。

    再一回头,蒸汽弥漫,别人什么都看不到,张天流则能看到燃烧的岛屿。

    可见整座岛的火焰都是火灵气!

    这无疑是火系修士的天堂,但纵观琉焰弟子中,真正修出火系真元的不足五分之一,这就很奇怪了。

    不修火来这里干什么,不难受吗?

    或许人家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人,能在这种环境里生存,确实很磨炼心智。

    一路护送海承兴等人回到太苍,在临近苍州时,海承兴与不少弟子离队了,交任务只要几个精锐弟子即可,其余人回到各自州城苍雷观,处理堆积的大小事务,至于奖励,稍后自然发下,而且离开的弟子很清楚,邀功一事忌人多,给几位师兄好好表现就行,此乃安身立命之本!

    海承兴自然一路奔向尘州,去接老婆孩子。

    直到又过了一州之地,与海承兴同行的三位苍雷弟子在岔道分开后,只有海承兴一人了,如此,张天流就不客气了,芥子符一抛,一个傀儡显化而出,在海承兴刚刚察觉身后有异动时,已经被裂开的傀儡套住,身在傀儡中的他如何也挣脱不得,并且没过多久就被里面的阵纹催眠。

    张天流符遁一开,带傀儡一路奔向瑶池。

    回到瑶池,只要小白一人在,元君母女在水榭里,莫老板和老爷子大概去弄龙王髓与极光灵露了。

    “这么快,我还以为没有一两年你回不来,结果还不到两个月。”

    “比较顺利。”张天流指尖灵光一跳,身旁傀儡裂开,海承兴从中掉了出来。

    “顺利,意思是弄到了!”小白有些惊讶,他也是清楚大前辈实力受到限制,写符语没有往日那般流畅,速度要忙许多,只能借助符文器,但符文器威能有限,而且很难变化出需要的符语。

    张天流把乾坤幻花拿了出来,与小白一同打量。

    “这就是乾坤幻花?”

    “嗯,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等会我去试一试,他们回来了再告诉我。”张天流说完,一跃就落入了水中。

    小白苦笑,朝着水榭里道:“大小元君,你丈夫老爹回来了。”

    水榭里的母女同时跑出来,看到晕倒在地的海承兴很是惊慌失措,吓得都不敢动了。

    “没事,他就累了睡一睡。”

    小白坐回石凳,看着这一家三口的狗血重逢,总觉得不对劲!

    倒不是对元君的身份有怀疑,要不是她们还能有谁?

    但凭什么自己四人要过来帮助她们呢?

    小白这段时间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原先他们应该没有穿越来的,甚至没有去过天涯里的八重瑶池!

    是这母女,来到黄土城,碰巧捡到时轮天仪!

    海承兴则因为盗取九灯火莲,被琉焰岛算总账给弄死了,本来不想修炼的小元君为父报仇而奋发图强,可惜资质不行,但勉勉强强,苟延残喘到了两千八百多年后,时轮天仪开启,她穿越到了未来,当时八重瑶池有没有人不知道,毕竟刚被无边海和天涯吞噬,生灵很可能死绝了,瑶池都没有,她就成为了那个小界中的主宰!

    也或许当时那个小界根本不在天涯八重,或许只是一重,甚至是天涯的边缘地带!

    小元君就通过时轮天仪想要改变命运,从现在到六千年,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穿越改变了历史,或许让她成功了一部分,又或许因为怀璧其罪遭到更严重的针对,跌跌撞撞,兜兜转转的撑到了九千年,又不知经历多少次穿越,小元君尝试了不知多少次办法,发现自己可能无法改变命运,她考虑到强援,从而一次次骗人过来建立了如今的瑶池,到均都失败了,直到他们四人被婧慈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