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8章 饲养系列34
    笙歌再次看见盛烦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用力的掐了一下,直到他自己觉得疼了,他才松开手。

    然后自己还呢喃了一声:“不是在做梦吧?”

    笙歌有些无语,跳上盛烦的怀中,然后爪子抓在盛烦的身上,再伸出一只爪子去蹭了蹭盛烦的脸颊。

    这个动作,莫名的有些熟悉。

    似乎昨天晚上的那个……人,也是这样摸他的脸颊的。

    盛烦又被自己吓得浑身一僵,看着小泰迪的模样,顿时又变成了不可置信。

    小泰迪小小的一只,可它刚才睡过的地方却有一件白色的浴袍,盛烦记得,那是他昨天晚上去洗手间拿给她的。

    这真的不是一场梦吗?

    盛烦惊呆了,看着小泰迪的模样,呢喃道:“怎么会?怎么可能会是个人呢?”

    他的话还未得到证实,手机铃声就响了,来电显示是助理的电话号码。

    从来都没有迟到过的盛总,今天居然到了八点都还没有来公司,助理一个劲的懵逼,也想不出来是因为什么,才会导致盛烦这么晚了还没来公司。

    不过,他也有他的猜想,或许是那只小泰迪的原因,总不能是又丢了吧?

    之前丢失了一回,后来又自己跑回来了,助理对那只小泰迪的智商,又刷新了一个度。

    以至于现在这个时间点在公司还没有看到盛烦,他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那只小泰迪又出什么问题了?

    助理这边的疑惑他是得不到证实了,反观盛烦这一边,他盯着眼前的小泰迪看了一眼,闭了闭眼睛,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觉得是自己做梦。

    但是这梦又太过于真实了。

    “盛盛……”

    “唔……”干嘛?

    小泰迪趴在床上,摇着自己的小尾巴,一甩一甩的,表示它也是很无奈的。

    “你真的是个……人?”盛烦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问完,盛烦就盯着小泰迪的眼睛看,结果,小泰迪还真的就点了点它的脑袋,这一举动落在盛烦的眼里,可把他给吓坏了。

    甚至,他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这之时凑巧而已。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做梦了,对对对,一定是我做梦了。“盛烦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

    笙歌瞅着他:“……”

    你丫的都亲眼所见了,还说自己是在做梦?

    算了,我也不解释了,爱咋咋地吧!

    小泰迪尾巴一甩,然后就不管不顾盛烦的自我嘀咕,直接跑下床,到了自己的狗窝,拉起被子躺在枕头上,翻了一个身,侧着躺着就再次入睡了。

    盛烦:“……”

    **

    盛烦直到九点才到公司,还是失魂落魄的一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暗恋对象她结婚了呢。

    知道的呢,就以为盛烦的宝贝小狗子可能再次丢失了。

    就比如说唯一‘知道’的助理了,见盛烦魂不守舍的来公司上班,他拿着一沓的文件进盛烦的办公室的时候,看着盛烦无精打采的模样,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盛总,您怎么了?”

    但是盛总却只是摇了摇头,没说话,然后手拿着笔,那笔都拿反了,他还一个劲的把笔尾当成笔盖在摘掉。

    助理:“……”

    助理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的提醒道:“盛总,你笔拿反了。”

    盛烦这才低下头看了看,然后“哦”了一声,将拿反了的笔调了一个头,继续摘笔帽。

    助理:“……”

    见盛烦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助理还是微微弯着腰去看他的脸色,然后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问道:“盛总,您真的没事嘛?”

    “你看我像有事的吗?”盛烦抬头就说了一句。

    助理一怔,摇摇头:“没事。”

    盛烦又低下头去,但是还是刚才的那副样子,这还说自己没事?谁信呢?反正助理他是不相信的。

    过了会儿,见盛烦无心批文件,助理直接坐在了他对面,问道:“盛总,那盛盛也没事吧?”

    他觉得,问题要不是出在盛烦自己身上,那必定是出在小泰迪盛盛的身上。

    果不其然,助理的话音一落,盛烦立马就抬起了头看向他,眼里还带着点助理看不懂的慌乱跟惊恐。

    助理:“???”

    这还是他们盛总吗?

    他们盛总怎么会露出这样的反应跟表情呢?

    “盛总?”

    助理再次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盛烦,盛烦猛地又摇了摇头,看向助理,眼神一凉:“你是巴不得小泰迪有事儿吗?”

    助理:“……”

    算了,我不问了。

    助理即将告辞出门,盛烦又把他给叫了回来。

    助理很是心累的又走到了盛烦的面前,盛烦那眼神示意了他一下:“坐下。”

    助理便坐下了。

    盛烦又凑近他,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跟他说,但是话到嘴边,助理都竖起耳朵准备听了,但是盛烦又闭上了嘴巴。

    “没事了,出去吧。”

    助理:“???”

    还带你这样的啊?

    算了算了,人家是总,说不说什么那都是人家的权利,助理无奈的出了门,盛烦双手搭在桌子上,想到昨晚上自己亲眼所见,跟今天早上的一幕,他还是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这找你们可能呢?”

    “不可能的!”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一定是我在做梦!”

    “对对对,一定是我在做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假的。”

    结果,当天盛烦回去的时候,路过一家商城,他看见了几件女生穿的小裙子,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盛烦觉得看的还挺好看,便下车往里走,准备将那几件小裙子全部都买下来。

    “先生,要多大码数的呢?”

    导购员问了他一句,盛烦瞬间就呆了,他甚至站在原地在回梦昨天晚上他看到的笙歌,即使没有开灯,也应该是很纤瘦细弱的吧?

    “最小码的。”

    “好的先生。”导购员应了一声之后又问道:“先生,这几件都要是吗?”。

    盛烦看着自己刚才挑选的那几件小裙子,点了点头:“嗯,都要,”然后又看向另外一排几件衣服,“还有这几件,全部最小码的,全部都给我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