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生死破境 第二节
    /

    时光飞逝,《本源世界》又是五年时间,缓缓划过。

    还是《神木空间》之内!

    就见此时,“砰”的声响不断传出,再见此时的场中情况时候,便是郝运石额头微微见汗一般脸色拧成一团的在此时压抑异常!

    一时间,郝运石此时的情境写出,便是使得此时的场中的气氛一扬之间,在此时紧张压抑!

    而此时再瞧那层隔膜时候,便是在此时被灰白色光芒声声冲刺之间,便是只差最后一丝便可在此时破裂而出的景象显现而出的呈现了出来。

    想是此时,郝运石已经到了破境的最后关头!

    就见此时,郝运石猛地最后一般的大吼一声:“《吸魂大法》。给我吸。”,吼出,便是在此时,如声震整个空间的让此时的《梧桐神木》,在此时的空间之中轻轻一阵摇晃,青芒在此时“呼呼”的几十道又或者是几百道冲出此时的,《梧桐神木》融合成一道青色光带之间,

    就是在此时眨眼之间,极快速度的冲入到了郝运石的大口之中化作一股巨大的动力,让此时的郝运石在虚空之中猛地一震一抖身躯,又是大喝一声:“演化神境。给我破!”大喝而出,

    便是见此时,灰白色的光芒猛地闪亮几下,又是“呼”的猛烈的速度生出,朝着那层隔膜猛冲了过去。

    又是五尺……四尺……三尺……两尺……一尺距离,又是在在那灰白色的光芒闪烁间,瞬间即到的在此时撞上那隔膜之上,

    就听此时“轰”的一声巨响传过,再瞧此时的那道隔膜时候,便是在此时随着这一声响过之后,就是在此时破裂而出的片片碎裂。

    破了,演化神境那层隔膜破了!

    也就是在此时再见郝运石时候,‘突的’一声:“嗯,又是《心魔劫》!”的一声喝出,便是在此时在“呼”的一声劲风响过之后,郝运石神魂不知被什么力量,在此时所蒙蔽,又是在此时“呼”的一声劲风响过之间,神魂身影消失消失在了此时的郝运石脑识海之中,

    不见踪影!

    而此时再瞧郝运石的肉身时候,竟然是奇怪了,此时和原来青亦和玄黄《心魔劫》情况不同一般,肉身在此时竟是不再碎裂成丝丝的气雾一般,静静的在此时挺立在,此时的《神木空间》之内,寂静无声的蔚然不动。

    郝运石破境到了最后关头!

    时间极速划过,《本源世界》五十分之一刻时间,极速划过。

    就见此时“呼”的一声劲风响过,郝运石神魂便是在此时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的神魂身形闪出,又是在劲风闪过之后,身形挺立的在此时的空间之内,虚空之中打量四周围的环境起来。

    此时再瞧场中情况时候,便是五十丈距离方圆的一个小圆形院落,在此时显现而出的呈现了此时的郝运石虚空站定的身下十五丈高度之下,在此时耸立而坐。

    只见此时郝运石一声“咦……”传出,便是在此时双目目光扫过刚才自己瞧到的那个位置区域范围,就是在此时明白之间,明白此时的《心魔劫》的关键之处,又是在此时身形一闪,瞬间身形闪动的闪了过去。

    时间极速划过,《本源世界》又是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就见此时“呼”的一声劲风轻响响过,郝运石身形便是在此时,随着劲风响过之间,又是“呯”的一声轻响之下,落座于此时的小院落之中,唯一一个的那个此时的小院落之中心位置的小圆石凳之上稳重坐定!

    此时再见便是“哗啦”一声响过,郝运石身前五丈距离前方,在此时的声响响过之后,又是在此时光影闪出的一个五丈长、一丈高的向外凸出的光幕,显现而出的呈现了此时的,郝运石双目之前五丈距离之处光影闪烁!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在此时合着此时的整个小院落环境气氛,就是惊叫了:“电影院!”一声出来,又是有些惊异的神色写出,盘坐于此时的五尺距离方圆的小圆小石凳之上,呆愣在了此时的场中。

    也就是在此时,只见光幕再次光亮一闪之间,郝运石的神魂便是在此时瞬间,“嘶!”的一声传出,此时的郝运石神魂丝丝的化作气雾之间,四散一般飘向了此时的小院落空间之内而去。

    “啊……”

    郝运石此时感觉之下便是明白,这次《心魔劫》是神魂的劫数,所以根本就不会有青亦和玄黄二人了,也正象他们二人说的那样最后一机会了一般,这次的郝运石也是最后一次《心魔劫》了,只不过,便是这次就是生死之局,过去则生,过不去则死!

    时间急速划过,《本源世界》又是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就见此时,前方大光幕在此时“哗啦”一声再次闪亮而出,便是光影闪出的在此时上演了出来。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明白之间,瞧着此时的整个大光幕闪烁之间,就是在此时沉静无声。

    此时再见那光幕时候,便是在此时一男一女身形,显现而出的呈现在了此时的郝运石眼前。

    就见此时那年轻女人,对着此时的年轻男人,便是有些哭腔之间呜咽道:“端哥!难道连个名分都不能言出么?”此言说完,也是双目含泪一般,晶莹之间向着此时的端哥瞧了过去。

    端哥此时见罢,便是双目一张,对着她在此时,双目精芒闪过的厉声道:“茹姑,你这说的什么话来,我这么做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我们俩人,只要破了那是锻体十一层巅峰境界,便可和你圆房……”

    此言说道这便是一顿,让此时的茹姑一惊之间,又是在此时缓了一缓情绪之下,脸色有些平静的在此时写出,柔声之间,对着她又是言道:“茹姑你放心,只要我郝处端破了锻体十一层巅峰境,就是整个天风山左右第一人,到时候,甚至八抬大轿,明媒正娶你……”

    此言说到这,便是再也无语之间双目含情之下,对着此时的茹姑瞧了过去。

    此时茹姑见罢,也是无声无语之间的哽咽之下,双目泪光莹莹的瞧着郝处端,在此时深情无双!

    郝处端此时见罢,也是不无动情的双手一览她的纤腰,便是将她在此时瞬间揽入怀中,也是在此时无声之间的珍爱异常!

    一时间,二人此时的状态显出,便是让此时的小厅堂之间的气氛,便是在此时纯情气氛生气的爱意极致!

    时间极速划过,《心魔劫》之外《本源世界》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就听此时小厅堂室外,“轰”的一声巨响响过,便是震得此时的小厅堂一阵摇晃,便是瞬间打断了此时的二人的神情,使得此时的二人身形又是在一阵摇晃之后,郝处端扶住此时的茹姑,又是在此时,二人稳稳地站定不动。

    此时再见场中时候,便是郝处端一扶此时的茹姑身形脸色一震,惊异神色在此时一闪,想是此时悟到什么,便是在此时对着茹姑立即言道:“茹姑你且听我的好么,到时候我自会来接你,我要走了。”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身形一闪之间,带着此时的茹姑一声“端哥……”的急切呼声传出之后,身影消失的消失在了此时的小厅堂之内不见而去。

    只留下那茹姑的忧愁眼神,双目之间依然含泪一般,瞧着此时的郝处端离去的方向在此时依依不舍。

    一时间,此时的场景写出之下,便是让此时的郝运石感觉之间,就是在此时大惊了出来,有些呆愣一般的端坐于此时的五尺距离方圆的小圆石凳之上。

    此时再瞧场中时候,便是明白,郝运石的神魂丝丝碎裂成气雾的速度,在此时竟然是加快了三分之一的速度。

    而此时郝运石竟然是毫无办法!

    至于那刚才的那一段,自然是郝运石和混沌,冲破这个小世界的规则,为了重生先是要骗过这个小世界的规则,融入到这个小世界规则之内,变成这个小世界的一部分,所在当年产生的惊动小世界的场景。

    而那男女俩人不用问,自然是郝运石在这小世界的生身父母了!

    时间极速划过,《心魔劫》之外《本源世界》又是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就见此时,又是“呼啦”一声响过,便是打断了此时的场中沉静气氛,让此时的郝运石,在此时缓缓地回过神来,稳了稳自己此时的心中惊异情绪,双目微微一张轻喝了一声:“哦!既如此,那就再来吧!”而出,便是在此时目光凝聚一般继续的向着此时的光幕瞧了过去。

    再见此时那光幕显影又是一幕显出,显现而出的呈现在了,此时的双目凝聚的郝运石面前。

    就见此时两条人影翻飞之间,如生死搏斗的就是“呯”声声之间,两柄兵刃相撞场景的写出之间,在此时二人人影一开闪开五十丈距离,各占一端的怒目横视。

    只见此时,其中一名青年人一收手中长刀,便是在此时对着对面的五旬中年之人一拱手道:“曲山前辈,承让了!哈哈哈!”此言说完,便是身形一闪右手一挥,迅快的闪到此时的二人的比斗场地之外一张木桌之前,在此时拿起一张文书怀中一放,

    又是在自己转身之间,带着此时的场中所有的人的仇恨目光,带着自己身旁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年轻人的迷蒙神色之下,就是在此时身形闪动哈哈大笑长笑之声笑出之间,离开了此时比斗场景之中,身形消失的不见而去。

    一时间,也是此时的光幕场景写出之间,郝运石通过那五旬老者面象,便是在此时明白过来,不用问此时场景,就是当年郝处端战胜曲山那一场比斗了!

    这……这是为何?

    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心中一震,疑问之间再瞧此时的神魂溃散速度,还是刚才那一般不增不减,又是在此时有些疑惑。

    哪知此时场景在变,

    就见此时那光幕“呼啦”一声传过,闪影闪亮的再次显影闪出,又是一段场景在此时呈现在了郝运石的眼前放映而出。

    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心中稍稍一稳,不敢怠慢的向着此时的光幕,继续一般瞧了过去。

    此时再瞧那光幕时候,又是一段场景写出,显现而出的呈现在了此时的郝运石眼前,便是见此时当年自己降生的时候的,那一幕在此时显现而出的上演了出来。

    “生了,哈哈……”吴婆婆一声大笑传过,便是双手勤快的麻利剪断脐带,又十分快捷的将那个小生命,在水盆中清洗了干净。

    而此时的云竹也帮忙扯了一块布将孩子包住,二人惊喜中,不得不感叹这孩子真是命运奇强。

    “哦,对了快快把孩子给茹姑看看……”吴婆婆顿时忙道。

    二人转身再瞧向床上时候,顿时大惊的悲伤而来。

    此时再看茹姑时,早已魂归冥府而去。

    场景放到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一时间心中一阵惊异,有些不明所以的不管此时的神魂化雾之间,又有些思询一般双眉一皱之下,在此时沉静考虑。

    也就是在此时,“呼啦”又是一声响过,便是在此时瞬间打断了,此时的场中气氛一般,让此时的郝运石不得不结束思考之下,再次向着此时的光幕的瞧了过去。

    就见此时郝处端盘坐于地上身形发抖的,在此时想是不能动弹的瞧着此时自己的身前,手拿大斧的一人,在此时无语无声之间声嘶力竭。

    只见此时那人,对着郝处端便是言道:“大哥,你知道,这么年来,我需要的什么?……”此言说完便是缓了一缓之间,又是对着他再次言道:“这么些年来,我一直不服郝林为何不如那郝运石……”

    此言说到这又是一顿的对着他言道:“现在,你竟然要把那村妇,贱娘们的坟墓,迁到寨子来,那……我还算什么?”此言说到这,便是再也不说的右手举起手中大斧,劈向了此时的郝处端方向,愤怒的劈成了几十块出来之后,伸手拿出那木枯令牌闪身而去。

    一时间,此时场景演出之下,便是让此时的郝运石瞧罢便是明白,正是自己分神魂,在二十三岁那年躲藏在一处不明显的之地,瞧的清楚地,郝处银砍死自己父亲的那一幕全过程。

    一时间,此时场景显罢之下,也是让此时的郝运石一见之下,就是在此时一低头之间,不瞧此时的光幕,目光低下而出的物我两忘之间,又是无声思考了起来。

    “这……这是何意啊?”郝运石此时思考之间,便是瞧了瞧此时的自己神魂气雾化的速度,就是在此时惊异了一声出来暗自忖道:“这开头一段是我融入这个世界,这第二段和第三段应该是一起的。”

    此时思忖之间,又是双眉一皱的继续无声一般思询了,五十分之一刻时间,又是在此时忖道:“就是我父胜利和我降生,都是在同一天,这最后么……”

    哪知这一暗自思忖之下,却是在此时出现了异端状态出来。

    就见此时,那光幕又是在此时“呼啦”一声光影闪出之间,竟然是在此时,突然之间光幕消失不见踪影。

    也就是在此时,郝运石突然之间神魂雾化速度加快了出来,“呼呼”声声大震而出,迅快的速度,朝着此时的郝运石神魂顶门之处,便是在此时雾化了过去。

    “啊……啊……”

    郝运石此时巨痛之下,便是被打断了此时的思考,神魂目光转眼一瞧自己的,神魂雾化位置,就是在此时有些惊异的神色写出微微震惊。

    而此时再瞧神魂雾化位置,便是已经来到了此时的神魂脖颈之处,眼看就是雾化到此时的郝运石的神魂脑部。

    “什么……”

    郝运石此时见罢,震惊当中微微回过神来,也是在此时狠色写出于此时的神魂脸部之上,自言道:“好!原来如此,快慢生死,生死快慢,哈哈哈哈!你不就是要告诉我,我最终的结局是么?好……好……那又能如何……”

    此言说到这,便是宗门一幕幕,弟子死亡一幕幕场景相转之下,又是呈现一般的掠过此时的郝运石心头之下,就是在此时停留在了那玄璃儿死亡那一晚上,自己对天的那一声吼叫情境写出之间,又是在此时自言道:“我命……由我不由天……给我破……”

    此言说完,便是神魂一咬牙,此时还剩嘴部以上的整个神魂,在此时猛的一拧,一股灰白色能量在此时瞬然冲出,朝着那冲上来雾化之力,就是在此时压了下去。

    时间极速划过,《心魔劫》之外《本源世界》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就听此时,“轰”的一声巨响响过,便是此时震响了此时的整个场景一般的响彻而出!

    此时再见郝运石神魂时候,便是在此时瞬间恢复的恢复了全身。

    也就是在此时,“呼”的一声劲风响过,此时的小院落场景,顿时间在此时消失不见的重新回归到了,此时的,《神木空间》之内。

    此时再瞧郝运石时候,便是在此时神魂归体的完美融合之下,哈哈大笑了出来自言道:“哈哈哈!演化神境到了……”

    郝运石瞬间通过生死历练之间领悟生死奥义,突破演化神境!

    此言说完,便是《神元力》运使之间,此时境界显示之下,便是自己的神魂左腿,右腿的全部沟槽蓄满本源大道的‘水流’,又是在此时莹莹发光。

    演化神境末端境界!

    对的就是这个!

    而此时又是“叮”一声响罢,那‘听诊器’光亮一闪,又是在此时“呼”的劲风轻响响过,一条九、十岁孩童身影,在此时瞬间闪出于此时的郝运石右首身侧五尺距离虚空之中,对着他“咯咯……”笑出的连道恭喜。

    郝运石此时见罢便是大笑声声之中,对着它也是在此时拱手回礼之间笑着瞧了过去。

    一时间,便是使得此时的整个《神木空间》之内气氛,便是随着此时的二人笑声四起之下欢乐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