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八章 苦大仇深
    对于长生境以下的高手,手弩的杀伤力都是有的,早年间在长沙有一江湖镖局,少主杀了人躲在家中,镖局仗着武力不仅打了衙门的捕快,还大有敢抓人就造反的架势。

    这镖局高手倒是不多,就那么几个宗师境,只是身手上好的镖师众多。

    这还了得?当即就要动兵围剿,可是锦衣卫仅仅去了二十几个好手,一手持弩一手绣春刀,配合着衙门捕快衙役,很快把这镖局杀了个血流成河,那宗师境的高手,在二十多具手弩的交替射击下,死相极惨。

    那么问题来了,这手弩是谁发明的?这问题甭管宫里还是锦衣卫,又或是靠山王府都没人知道。

    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可能只有已经死去多年的赢胜,所以当江湖上把手弩出自唐门这件事描述的绘声绘色之时,人们也不免怀疑其唐门与先帝的关系。

    杨瑞泽今天干劲十足,上课卖足了力气,虽然今天没有锻造科,他上的只不过是音律课,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抱着古琴疯狂拨乱,美名其曰古风如此,搞的琴道先生差点暴走,也是看出来了这个辽东来的小孩故意捣乱,索性把他赶走了。

    这正合杨瑞泽的心意,他原本就着急去找郭汾阳,原本薛青答应了他第二天带他去看热闹,可是于满开临时又约了薛青,于是薛青就让他找郭汾阳带他去。

    这武道馆的席位搭手,可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的,只有文道武道两院的先生师傅才能观战,当然还有精英班的学子,薛青跟杨瑞泽都忘了一点,虽然郭汾阳的实力强横,可是他并不是武道院或文道院的,无名道是杂科的一项,所以按理说郭汾阳也是没资格去的。

    “郭师傅郭师傅郭师傅!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冲击小院的杨瑞泽如果一个复读机一般,听得正在研磨药粉的郭汾阳颇为头大,原本他就是个喜静的性子。

    不满的放下手中的物件,伸手抓其放在身边的鹿角杖,上面的兽骨摄魂铃已经再次挂上,话说郭汾阳腿脚好的很,也不知他为何非要拄着这么一根鹿角杖。

    来到院子里,看着杨瑞泽一脸兴奋的跑过来,叽叽喳喳的就把明日会有唐门高手来挑战武道院师傅席位,想要让他带着去看热闹这件事儿说了一遍。

    郭汾阳听后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去。”

    说完就转身回屋去了,原本一腔热血的杨瑞泽被泼了一盆凉水,哭丧着一张脸追了进去,苦苦哀求着。

    郭汾阳偷着乐,等到杨瑞泽把能想到的好话说完后,看了看这个一脸委屈的孩子,撂下一句:“破了花海,便带你去看。”

    说完就吧鹿角杖靠在那里,继续去磨药粉了。

    杨瑞泽瞅着鹿角杖,沉吟了很久,才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走过去拿起鹿角杖一晃,整个人便闭着眼睛进入了花海幻境,郭汾阳侧头看了一眼,不由又是会心一笑。

    说来这花海幻境他已经足足练了一月有余了,可是每次置身其中,除了漫无目的的游走外,并没有一丝头绪。

    倒是如今他能忍受住那荆棘剐蹭的刺痛,原本他以为是自己的被刺习惯了,可是从环境出来后掐一掐自己,发觉该疼还是疼。

    其实花海环境中,他所能忍受的疼痛是来自神魂的刺痛,并非肉体的疼痛,不管她能不能破了这花海环境,这种训练对于他神魂的强度都有着很好的提升,最起码如今与他同级别的幻术已经奈何不了了。

    当然,这个同级别也就是他这么大的孩子使出的幻术,强度本来也不怎么样。

    进入花海之后,杨瑞泽便又开始望着这满天花海发愁,这些日子他把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可是还是一丝头绪都没有。

    他已经知道,既然是环境,那么看破才是关键,而向自己之前那样漫无目的的乱走是没有效果的,可是该如何看破他又怎能知道?

    其实这环境他是破不了的,郭汾阳就是想要锻炼他的神魂而已,倒是也给他留了一丝希望,只是那办法太过缥缈,他不认为杨瑞泽能找到。

    要破这花海环境,有三种办法,一种是打通天眼穴,那这花海幻境就是区区小道了,根本不足一提。

    第二种便是最少要有大宗师级的实力,靠着内力强行破开,花海环境撑在不住这个级别以上实力的攻击。

    第三种,便是要有极高的悟性与机缘,能跟凭借自己的感悟去看破这无尽的花海,看破这花海真谛的那一刻,无论与哪种大道产生哪怕一丝丝共鸣,那么大道那一点点的威压也足够摧毁这环境。

    但是要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与大道产生功名,就着实有些难为他了。

    也许是老天爷怜惜杨家,看杨凌霄在修炼一途实在没什么进展,所以今天注定要杨瑞泽将会给郭汾阳一个惊喜。

    为了避开腿部被荆棘刮刺的疼痛,他想到了王楼壶曾经教他的太极旋,这招是他见王楼壶示范过后死缠烂打要学的,可是以他的实力远不足以使出,拼尽全力也只能在周身掀起微风而已。

    这是修为导致的,王楼壶也知道他肯定练不出来,只是把方法教给了他,全当逗孩子开心了。

    如今在花海中没有办法的他,神使鬼差的想到了这一招,一个标准的太极起手式摆出,体内浑厚的内力让他一愣。

    当然,这并非他本身的内力,幻境之中,修为的强度会根据神魂来衡量,这一个月的历练,他的神魂已经足以媲美一般明悟境的修为,所以这个浑厚一次也只是对他来说真的很浑厚而已。

    纵然如此,这点内力依旧不够他使出太极气旋,但是却足够在周身掀起不小的气流,花瓣脱落飞舞,不断在他身边汇聚,他并不是找到了什么破阵的法门,而是纯粹为了好玩。

    当密密麻麻的花瓣在风中满天飞舞,渐渐遮住了他的视线,他不再能看到无穷无尽的花海之时,他突然有了发现。

    他并没有什么能力让这满天飞舞的花瓣形成球状在他周身飞舞,可是偏偏如今花瓣随着气流飞舞而形成了一个球状。

    不对,也不是球装,杨瑞泽敏锐的发现,这些花瓣与气流似乎贴在某种不规则的空间壁垒之上游走,难道这无尽天地的花海都是幻境?实际上只有有这么大的地方?

    他望着四周不过三仗的距离,手上加了把劲,气流更快,他也能更好的观察游走的花瓣,这些花瓣似是水流一般贴着某种东西再飘荡,他终于确信了自己心中所想,这无尽的空间只是幻想,实际上只有这么不到三仗的距离。

    这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的同时,郭汾阳也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杨瑞泽,他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见这孩子脸上挂着笑容,郭汾阳心中莫名的抖了一下,心道不会吧?

    这他可就想多了,刚吃完饭他就已经撑不住了,郭汾阳放他的假自然是有道理的,今日这小子神魂已经太过疲惫,就算郭汾阳想授课,他怕是也撑不住。

    于是乎咱们的小世子回到床上倒头就睡,又赶上第二天下雨,这一下雨人就睡不醒,还是郭汾阳来喊的他。

    看着浑身湿透滴着水的郭汾阳,杨瑞泽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莫名问道:“郭师傅,你怎么不打伞?”

    郭汾阳掏出一个黑色的油纸大伞递给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喜欢淋雨,你打着便好,快起来吧,比试已经要开始了。”

    其实郭汾阳原本见这小子到点了还没来找自己,就估摸着他没睡醒,本来不喜欢凑热闹的他也就不准备去了,可是想到昨天杨瑞泽兴奋的样子,就又摸摸的拿起了这昨夜扎好的雨伞。

    他知道今天会下雨,他也的确不喜欢打伞,这伞是专程给杨瑞泽做的,虽然他知道这玩意八成杨瑞泽是有的,可是其实他每日清闲的很,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吗,浑浑噩噩的想起什么就干点什么。

    就比如他昨日磨的药粉,他现在已经忘了是磨来干什么的了,甚至压根还没磨完,他已经把这事彻底忘了。

    一路上杨瑞泽打着这硕大的黑伞,总是忍不住去看郭汾阳,一连问了好几次他真的不打伞吗?

    郭汾阳的回答一直一样,他喜欢淋雨,原本这一幕落在寻常人眼中,都会觉得这孩子怎么这样,自己打着伞身边长辈却淋雨。

    可是这事儿放在天京大学,旁边那人是一身破烂黑布条拄着鹿角杖的郭汾阳,就没人觉得奇怪了,毕竟郭老怪的大名在天京大学一直就是个传说。

    明显就连两院的先生师傅以及精英班的学子,也没想到郭汾阳会来,当他带着杨瑞泽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当然,也没人敢上去跟这位说,你一个杂课的没资格来,毕竟郭汾阳是实打实的接过白起一剑的,所以不仅没有人拦着,还纷纷为他让出位置。

    来到前排,杨瑞泽第一眼先看见的,不是什么唐门的挑战者,而是那个在屋檐下立着的高瘦男子。

    白起身上的仙气越来越浓了,人想不注意他都难,望着那帅到极致的面容与身姿,杨瑞泽不由两眼放光的冲郭汾阳问道:“郭师傅郭师傅!那是谁啊!”

    郭汾阳撇了一眼,淡淡的说道:“白起。”

    原来这就是人称大秦剑圣,陆地神仙的白起?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高手,杨瑞泽终于确定那些说书的没有吹牛。

    若是让杨凌霄知道这小子这样失态,少不得给他两个脑瓜崩告诉他一个白起而已,当年我师父你师伯那才是神仙。

    虽然这辈分有点乱,但是王楼壶是杨瑞泽的师父,那李小凤可不是他师伯吗。

    睡过头的杨瑞泽显然来的有些晚了,此刻场中二人已经站定了身子,来天京大学武道院挑战,可以指定对手,也可以由武道院派遣一位,唐杰没有选,所以武道院派出的这一位也算中规中矩。

    金戈派的铁英杰,金戈派二十一金刀排行第六,也是金戈派掌门的三公子,长生境后期的修为,在整个武道院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如今武林之中,由于长江一战,中原的白虎门,跟湘江金戈派也算是彻底崛起,一方面白虎门有两位天人境高手坐镇,另一方面金戈派二十一金刀各个长生境,如今白虎门抱紧天京大学,莫问天更是担任武道院副院长。

    金戈派没有占到先机的同时,也的确没有跟莫问天一个辈分的前辈在世,所以也就在武道院领了一个位置,不过既然派来的是铁英杰,说明他们对天京大学也非常重视。

    擂台中,铁英杰与唐杰相互行礼,不似唐军那般总挂着微笑,铁英杰的眉头也不知是皱着还是天生如此,反正总是锁成一团。

    金戈派擅使单刀,长刀约莫三尺半,后宽前窄,以颜色区分实力,所为二十一金刀可不仅仅是一个称号,而是没人都佩有一并鎏金长刀,纹饰甚为华丽。

    虽说唐门是客场,但是铁英杰此人想来直来直往,从来不懂得那些礼数谦让,加上话也少,在双方行礼后,眼见唐军不出招当即不再言语,率先提刀一个纵身迎了上去。

    唐杰手上并无兵刃,仅仅拿着一把折扇,可是这折扇去内有乾坤,刀光之间这位唐门公子以极其精妙的身法避开刀刃的同时用扇子顶着刀身,顺着刀面直取对方心窝。

    铁英杰自然不上当,就要伸手去拦,可是眼瞅明明还有一段距离,就在铁英杰出售之际,那

    莫问天站出来,抚须笑了笑道:“哈哈哈,久闻江湖传说唐门擅长暗器,诡身法,多杀招,人。

    在双方行礼后,眼见唐军不出招当即不再言语,率先提刀一个纵身迎了上去。

    唐杰手上并无兵刃,仅仅拿着一把折扇,可是这折扇去内有乾坤,刀光之间这位唐门公子以极其精妙的身法避开刀刃的同时用扇子顶着刀身,顺着刀面直取对方心窝。

    铁英杰自然不上当,就要伸手去拦,可是眼瞅明明还有一段距离,就在铁英杰出售之际,那

    莫问天站出来,抚须笑了笑道:“哈哈哈,久闻江湖传说唐门擅长暗器,诡身法,多杀招,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