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章 一枪破局
    方梁的神魂感知一直覆盖着云怜歌的身躯,其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望着那无半点动作徐徐自空中落下的身躯,方梁犹豫了会还是没有动手杀之。

    倒不是方梁心慈手软什么的,他只是想着留着这云怜歌说不定还能有些用处所以才放过其一命。

    方梁与云怜歌这场战斗的尾声说来长但其实也不长,还不到半炷香的功夫方梁便将云怜歌打成如今这幅模样。

    如此快速解决这场战斗而不继续战一个酣畅淋漓是为了什么方梁自然记得清楚,在云怜歌的身体还未从空中落下之际他便已然转身望向叶涵悦跟小雅,以及那将手放在她们两人头顶的那相貌清逸的男子。

    方梁的目力极佳,将小雅面上的害怕看在眼里也将叶涵悦面上的愧色看的清楚,他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那相貌清逸的男子目光之中已经是有杀意在闪烁。

    不过下一瞬方梁还是冷静了下来,目光之中的杀意骤然一敛化作平静,他见众人好似还在关注着什么派遣人手的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这边的战斗已然结束。

    方梁眸光一定,而后踏着游龙步绕过所有人的视线缓缓接近一面墙壁,而后几步踏在墙上,悄然无声之间身形猛然拔高最终落在了房梁之上,随即他轻手轻脚的缓缓靠近叶涵悦等人。

    “朱太源!你不要太过分了!怎么可能只派十名后天境跟着你们过去,你们可是有十五人之多,派十名后天境过去的话他们能不能回来都不一定!”江雯馨凝视着那相貌清逸的男子冷声说道。

    “呵呵,江会长不要激动,有话咱们好商量不是,你要是一激动把在下吓的手一抖这两位少女今日就要丧命当场咯。”那被江雯馨称为朱太源的男子笑呵呵的来了一句。

    江雯馨一双老眼缓缓眯起,“你敢么?今日你要是敢动她们两人一根毫毛你今日都别想活着走出此地了!”

    “哦?看来跟传言一样,江会长对新收的这名弟子很是钟爱啊。”朱太源嘴角倏忽掀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心中更是大定,自己果然是没有挟持错人,这江雯馨如此重视这两个少女今日自己还真能从这危险的境地之中逃出生天。

    江雯馨神色有些难堪,心知自己方才表现的太过急切指挥让朱太源更加不愿对叶涵悦跟小雅放手。

    “既然江会长不同意以十名后天境高手来看护这两位少女,那我看在江会长的面子上便再退一步,十一名后天境如何?”朱太源和善一笑,一副好说话的模样。

    看得一众药师公会的人都想对朱太源的嘴脸上来上一拳,没办法,这稍稍让出一个名额还作出一副慷慨大方的嘴脸委实太过欠揍了!

    “你这是在戏弄老身么?!你这多让一个名额又有何用?!你们可是有十五个人,我们这边只派出十一个人就能有用了?!”江雯馨声音凌冽冷然无比的道。

    “岂敢、岂敢,区区在下怎么敢戏弄高高在上处位极尊的江会长呢,只不过如果江会长真想要派出过多的人手来看护者两位少女也是不现实的,这个道理您又未曾老糊涂应该懂得才是。”

    朱太源忙不迭的作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说了一句。

    药师公会的众人闻言心中更恼了,不少脾气暴躁之人都已经将自己的一双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江雯馨听闻此言心中虽然有些失望却没有半点怒气,失望是因为她明白那朱太源所说的的确是事实。

    无论如何对方都不会让他们以能威胁到他们安全的人手去看叶涵悦跟小雅,那东起手来他们还不一定能走得了呢,要是同意了那岂不是自讨苦吃。

    而对于朱太源嘲讽她的话语之所以没有半点怒气是因为她现在的满怀对叶涵悦跟小雅的担忧根本就无暇顾及其他,当然也离不开她那经历不少世事所养成的处变不惊古井无波的心境。

    “可是你也要知道,我是断然不会将让看护叶涵悦她们两人的人数实力过低的,那也不现实,万一你们起了其他的心思那些后天境的高手和叶涵悦她们都会命丧你们手中!”江雯馨沉默片刻之后缓缓而真挚的说道。

    “江会长倒是多虑了,我们为何要对他们其什么心思呢?又无多少利益可得,我们为何要与众多后天境生死搏杀呢?”朱太源耸了耸肩淡淡的道。

    “再说了,咱们这十五个人说到底只是一盘散沙罢了,怎么会在无利益的情况下一心跟众多后天境拼命呢,到时候大家肯定都想着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朱太源紧随其后的补充了一言。

    这番话无疑是极有道理的,这些人不过是因为利益而忽然凑到一起的根本没啥凝聚力,何至于会无缘无故的跟一众后天境搏命呢。

    那十四名站在朱太源一方的后天境心中对此番言语都深以为然,诚如朱太源所说,到时候就算朱太源起了什么心思都不会被他们理会的,着实没有那个必要。

    就是江雯馨这边的人心中都有些暗自点头,这番话他们也觉得有些道理。

    江雯馨亦是觉得有些道理但是她总觉得这番说辞还是有些疏漏,不过她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何?我已经将话说的如此明白了,江会长还是不能同意?”朱太源又一次出声道,正好打断了江雯馨的思路。

    江雯馨目光凌厉的凝视折朱太源的一双还算清亮的眸子,想要从其中看出什么来,但可惜朱太源不但神色没有丝毫异样就连眼神也是如此,江雯馨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可越是这般江雯馨就越是觉得不妥,她皱眉深思并没有立即给出答复。

    朱太源不知为何没有再度出声催促什么,他只是平静的看着一脸深思的江雯馨。

    这两人不说话,其余人也不敢说话,生怕影响到了此间的局势。

    云羽怜透过周身几人身体间的缝隙观望着场间的形势,见此情景心中不由得暗自叹息。

    她心知自己渴望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日她云家的败局已然定下了,待得江雯馨与那男子商议好,云家的末日便要来临了。

    各怀心思的众人没有发觉一道有些矮小的身影已经处于众人的头顶屹立良久了,他并没有立即出击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江会长,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朱太源声音凌然的道了一句而后双手一抓便将叶涵悦跟小雅的头发揪起一把,让得叶涵悦微微皱眉而小雅直接痛呼一声。

    房梁之上,方梁双眉倒竖,眼中杀气满盈,可片刻后他还是按捺下来,为了万无一失他要拿男子精神最为松懈的时候再出手。

    “住手!”江雯馨高喝一声,苍老的脸庞上尽显怒意。

    “如何?现在只是揪揪头发,下次可就不一定了。”朱太源神情淡然的道。

    “混蛋!”饶是以江雯馨的脾性都忍不住在心中冷然喝吼了二字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但她面上还是维持着理性没有出手,“老身答应你便是。”

    此言一出,此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骤然一松,不论哪一方的人士心中在此刻都有些松懈。

    朱太源身处此事的中心更是难免,他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有着狂喜涌动,手上也将叶涵悦跟小雅的秀发松开了去。

    然而还不等朱太源欣喜多久呢,朱太源便忽而感觉自己识海骤然一冷,随即咋一瞬之间冷到让他麻木无知,连自身的手脚都控制不住。

    这一瞬,有银芒从天而降一闪而逝,一杆银枪直接从朱太源的肩头贯穿至其侧腰而后将其带飞而出将其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