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四章 宴散
    “你们在谈什么呢?谈的这般眉飞色舞的。”

    猝然间,一道带着些许柔和笑意的温和声音轻轻响起,插入了叶涵悦三人的交谈之中并令得三人的对话中断而去。

    “师父,咱们正在谈论咱们药师公会今日过后的前景呢!”叶涵悦笑容满面,香腮带着些许桃红有些激动的说道。

    江雯馨听得这话再一观叶涵悦的神色心中暗自叹息,“这妮子平日里听到再大的喜事也就莞尔含蓄一笑罢了哪里会这般浮夸啊,这戏演的也太假了吧,连方梁那个小家伙都比之不上。”

    “嗯?不对,方梁那小家伙的演技可是绝顶的好,这般比较有些不妥,得找个演技差点的才是,嗯,跟我相公也就半斤八两了。”

    找出一个合适的比较人物之后江雯馨才将想的有些远的思绪缓缓收敛回来,她目光柔和慈祥的望着叶涵悦缓缓说道:“有功夫自怨自艾还不如奋起直追啊。”

    此言如同平地起惊雷猛然炸响在叶涵悦跟小雅的耳畔让她们幡然醒悟。

    可还不到半会儿,叶涵悦跟小雅这一对主仆俩就极有默契的同时胯下了脸。

    “可是方梁那等天赋我要怎么去追?!”

    “江婆婆,我追不上去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说出同样带着悲观气息的一句话纵然话语不同但要传递而出的意思是一样的,追赶也追之不及啊!

    “所以你们俩便打算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的看着方梁成为你们人生中的过客?”江雯馨故作恍然的说道。

    叶涵悦:“”

    小雅:“”

    叶涵悦二人皆都被江雯馨这一语弄得沉默良久。

    “不甘心吧?不甘愿吧?”江雯馨再度出声问道,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莫名的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

    叶涵悦跟小雅眸光晃动最终还是不再作掩饰坦然的点了点头,小雅更是出声道:“不甘心!”

    “那你们还犹豫什么?奋起直追不就是了!至于追不追的上,方梁到底会不会变了性子那都只能在这之后再说。”江雯馨笑着摸了摸叶涵悦跟小雅的小脑袋。

    “可是可是要是到的最后才发现一切都不过是徒劳无功那可怎么办?”小雅忍不住问了一句。

    叶涵悦神情微动,这同样是她想问却没有先一步问出声的问题。

    “那也总比你现在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方梁与你们渐行渐远来的要强上许多吧,而且到时候你们都已经尽力了,到时候真发生了大家都不想见到的结果也比现在容易释然,此事也不至于化作你们终生过不去的郁结。”

    对于小雅或者说她们两人心中的问题江雯馨显然已经有所预料,证据便是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张口就来明显是早已有了腹稿。

    叶涵悦与小雅面面相觑皆都从对方的神色上看出了些许意动和逐渐浮现出的坚定。

    “再说了,到时候不论你们与方梁之间的结果如何,在追寻方梁的脚步之际,你们的实力可是实打实的会有所增长,在追逐方梁的同时还能提升自己的实力何乐而不为呢?”

    江雯馨见两人已经有所意动便忙不迭的趁热打起铁来,而且还不是瞎打一气她打的十分有章法,十分的令人信服。

    在这一句话之后,叶涵悦跟小雅面上的神色全然变得坚毅仿若雷打不动起来,两人果断而坚决的应了一声。

    江雯馨老怀大慰的同时也在心底暗自抹了把汗,心下暗自吐槽:“这些小娃娃还真是有够让人头疼的!要不是因为方梁这次帮了这么大的忙,我是绝不会做这种麻烦事的,”

    当然,江雯馨想是这么想的,做是不可能这般做的,叶涵悦身为她唯一的弟子,她怎么可能会忍心让其有一生都不能化解开的郁结并颓然荒度一生。

    再说了,江雯馨在这段时日里见到叶涵悦跟小雅还有方梁住宅她那清冷已久的宅院中,恍惚间都有些将这三人当做自己的儿孙辈来看待,这三人要是关系不融洽以后也就没有那仿若一家的味道了,这是江雯馨绝对不能容忍的。

    “额那个师父,我我跟您商商量个事呗。”正当江雯馨沉浸在自己臆想之中时叶涵悦倏忽吞吞吐吐的出声道。

    江雯馨此刻解决了叶涵悦三人的问题心情正愉快着呢,闻言也没有多想一摆手就让江雯馨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既然您要弟子去追逐方梁的脚步,那弟子日后能不能将每日的功课的重点放在修炼上啊?”叶涵悦闻言也就不再迟疑出口直言道。

    小雅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叶涵悦这句话可是给她启发了,自己也该这么做才是,“回去以后就跟师父提一提此事!”

    江雯馨听到自己极其满意的唯一弟子说出要将修习的重心放在修炼上心中顿时就“咯噔”一下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愉悦,有的只是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郁闷且肉疼不已。

    “这么好的药道苗子就这么被自己这药道上的师父劝向了不归路?!”

    这种念头不由自主的浮现在江雯馨的心底,且一浮现她就心疼不已只觉得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帮了方梁他们三个但是却将自己给坑了。

    “别别别!谁说只有在修炼一途上追寻方梁的脚步才算是追随的!?你在药道上做出成绩来,也是可以的嘛。”江雯馨忙不迭的规劝着。

    “可是”叶涵悦似乎有些其他与自己师父相左的意见。

    不过叶涵悦没能说完就被江雯馨打断道:“而且你要想想,咱们药师在绝大多数时候的话语权都要比同等阶的修行者要高的。”

    见叶涵悦还不愿作罢想要继续开口江雯馨再次补充道:“再说了方梁现在的修为如此之高你现在起步去追还是太晚了,而且你最高的不是修炼天赋而是药道天赋,怎么能以己之短追彼之长呢!”

    叶涵悦呐呐无言,她本来还想说方梁的药道天赋也是极高的,但是听到自己师父最后那句以己之短追彼之长时便沉默了下去。

    “师父说的是啊,自己本就在药道一途上比较擅长,现在何必转习修炼之道,这不是事倍功半么!”叶涵悦暗自想道,“再说了,自己现在在药道上好歹还领先于方梁,无论怎么看都不该转去专心修行修炼之道啊!”

    这般想着,叶涵悦便已然下定了决心,继续在药道一途上走下去。

    不光是叶涵悦一旁的小雅也被江雯馨这话点醒了,顿时小雅便对江雯馨施了一礼:“多谢江婆婆指点。”

    江雯馨对小雅笑着微微颔首而后继续将视线望向还未作声的叶涵悦,脸上满是愁绪还带着在其脸上难得一见的紧张。

    “涵悦也多谢师父将弟子点醒,弟子悟了,日后定然在药道上尽心竭力永不懈怠!”叶涵悦也对江雯馨敛身一礼沉声说道。

    江雯馨长出了一口气大喜大悲之下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好在她以莫大的毅力给堪堪憋了回去。

    “很好,你们二人懂了便好,就怕你们一个劲的钻进牛角尖浪费了大好的前程,也在追赶方梁之前自发的拉开了跟他之间的差距。”江雯馨一脸欣慰的说道。

    叶涵悦跟小雅皆都霞飞双颊有些赧然的笑了笑。

    而一旁自江雯馨来到此间之后便没有怎么说话的刘颦一字不漏的将江雯馨三人的话收入耳中,此刻的她暗中对江雯馨投去一道崇拜的眼神,自家主人这张嘴简直绝了!

    恰逢此时,方梁的声音自不远处遥遥传递到四女的耳中,“叶姐姐,婆婆,咱们该走了吧,我这里已经将人召集等待了好一段时间了呢!”

    “唉!就来了。”叶涵悦笑意盈然的应了一声,有了先前那番与自家师父的对话之后,她心中不说全部释然那也差不多了,一切都等到日后再来一看结果,现在她只要想着如何不备方梁拉开太远的差距甚至追赶上他便可!

    “走吧。”江雯馨不禁莞尔而后道出二字率先朝方梁所在的方向走去。

    跟一众后天境高手站在楼阶附近的方梁见叶涵悦那般回应自己不由得一笑,心中对于江雯馨更加信服了,“婆婆果然是一诺千金,说会解决此事真就解决此事了。”

    “你们真不先走一步?一直背负着人也挺累的吧,就不想早点感到目的地?”方梁扭头看向另一侧背负着不能动弹的后天境高手的药师们轻声问道。

    “您说笑了,咱们都是早已突破炼体境的人了,这点小事怎么能算累呢,肯定是您先走。”有人出声回应方梁,道道附和声在之后接踵而来。

    方梁见状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微微点头。

    不多时,江雯馨便领着三女来到方梁的身前。

    “婆婆你们走在最前面吧,我得跟在这群人的中间,这样才能快速的对他们的异动做出动作。”江雯馨几人还没出声方梁便出声道。

    江雯馨几女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喂,我跟你们先说好了,你们人多,万一出了骚动大家一起逃,我为了将所有人都极快的控制住我下手的力道可能会把握不住,一出手就会将人嗯就不说死了吧,但是重创还是会的。”

    见江雯馨几人点头之后方梁便转身对身后以云羽怜为首的后天境高手们声色俱厉的说道,尽管声色俱厉的神色在方梁那还十分稚嫩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威势来,但云羽怜等人还是发自内心的齐声应是。

    没办法,谁让这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甚至还十分可爱,但一动起手来比先天境还要凶悍呢,他们不得不怕啊!

    方梁见状便对江雯馨几人点点头,示意她们可以先走一步了。

    江雯馨等人见得那一棒子后天境高手害怕成那副模样,虽说她们知道缘由但还是忍不住想笑,随着几人迈步,众人纷纷开始动身离去。

    这场发自云家的宴会也终于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