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五章
    “

    初诊病历记录:姓名:郭志恒性别:男年龄:34岁8月

    ······

    主诉:对生肉和生血表现出反常的需求,身体组织异常增生

    病史:······

    主要诊断:狂犬病、精神分裂症

    其他诊断:暴力型精神分裂症

    建议:住院治疗”

    “

    初诊病历记录:姓名:杨辉性别:男年龄:17岁3月

    ······

    主诉:严重失眠,精神错乱,出现各种幻觉,大脑畸形

    病史:······

    主要诊断:科塔尔综合征、爱丽丝漫游综合症、格斯特曼综合征、恶性脑瘤

    其他诊断:癔症

    建议:强制住院治疗”

    以上,便是病历的全部内容。

    另一本笔记本上,大部分的篇幅都记着一些病人的情况,最后几页字迹潦草地写着几句话:“他们上来了。”

    “逃不掉的。”

    “它们拿走了我的脑子。”

    看完了病历和笔记后,李珈航问道:“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根据我的推测,这三份病历应该对应了我们在游戏中会遇见的三名敌人,从病历上看,第一、二名病人属于物理型的,第三名则是精神攻击。”安依叼着烟斗,出言说道,迅速进入了侦探的角色。

    “我赞同安依的想法,这几个病人看起来都非常危险,我们应该尽量避免与他们发生直接接触。”李珈宇应和着安依的话,说道。

    “笔记本上的三句话对应的应该是,怪物的位置,面对怪物时的对应措施,怪物的目的。”杨树也分析道。

    “那么,我们早期的行动目标就定为避免和怪物的冲突,尽可能收集信息,迅速通关,怎么样?”楚秋制定了战略方向,用寻求意见的眼神示意众人。

    大家都点头表示认同,随后,依然是李珈航拿着手电在前,六人沿着走廊继续前进。

    越往走廊的深处走,周围墙面上的血迹便越发新鲜、密集,墙上贴着的一些告示牌和优秀员工名单都被血渍覆盖,而且除了第一间房间外,其他房间的门都被紧紧锁住,无法进入。

    耳边除了队友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以外,一片死寂,但众人却都是提心吊胆,生怕一旁的阴暗角落里窜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边的墙上好像有东西。”余乐压低了声音说道,用手指了指右侧的墙壁。

    手电筒的光芒和六人的视线同时转过去,那是一张医院的地图,大部分内容被血污遮盖,但依然保留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医院有五层,地上三层,地下两层,杨树六人所处的位置是一层,二层是普通病房,三层是特种病房,地下一层是诊疗室,地下二层则是停尸房。

    看见停尸房三个字的时候,李珈航的脸“唰”一下就白了,声音颤抖着说道:“待会我们探索下层的时候,我能不能不去啊?”

    “分散行动意味着需要消耗更多手电筒的电量,如果你想游戏后半段在一片漆黑里完成,或是我们下去探查的时候你一个人待在楼道的话,我没意见。”楚秋语气沉稳,不过显得有些不讲情面。

    “待会我可以陪着珈航,不浪费电量。”一直沉默的余乐说话了。

    “不用啦,我只是开玩笑的,哪里有那么胆小。”

    “走吧,继续前进。”李珈航迈开步子走向走廊尽头的楼梯,手电筒的灯光却熄了,众人陷入了黑暗中。

    “下一个用我的手电吧。”安依说话间打开了手电筒,走到队伍的最前方。

    到了楼梯口,众人按照原本的计划,沿着向上的楼梯一步步踏着,“哒哒哒”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一行人的身影在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他们身后所经过的血渍逐渐变得鲜活起来,发黄的墙壁也恢复到了昔日的洁白,鲜血顺着墙壁缓缓流下,在墙根处汇聚成一滩血水。

    大门口处的塑料人头,也变得真实起来,

    安依走在楼梯上,手电照见了前方一块门牌,上面写着“化验室”三个字。

    “这里,不是第二层!”安依停下了脚步,出声提示道,“化验室应该地下一层。”

    其余人听见声音,也都停下了脚步,驻足在楼梯上,面面相觑。

    “我们上来的时候,走的是向上的楼梯吧?”李珈宇问道,虽是问询,可却是在求一个否定的答案。

    “是的,我们的确走的是向上的楼梯,我记得很清楚。”楚秋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那为什么······?”余乐疑惑地问道。

    “我们,先倒回去吧?”李珈航同样,也对这一诡异的情形感到有一些害怕。

    杨树一言不发,低头好似在思考着什么,他在刚才上楼的时候隐约感到了一丝能量波动,但并不是很明显,于是在灵魂之书中给楚秋和安依发了消息。

    “杨树:我刚才感到了一丝能量波动,你们有察觉吗?”

    她们很快就回复了,答案是没有,杨树也就对此没有太上心。

    “也许是时空涟漪吧。”杨树想着。

    响应李珈航的要求,安依把手电筒转向来时的方向,却发现,那边的黑暗无法被灯光驱散,黑色宛如一堵墙一般将手电筒的光线拒之门外。

    “咕咚。”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传来,见此诡异的情形,几人都感到了极大的心里压力。

    “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李珈航伸出手打算触碰那面黑暗的墙壁,但最终还是缩回了手,转身继续向前。

    楚秋和杨树倒是把手探入了黑墙当中,没感到任何阻隔,空若无物,好像这堵墙只能隔断光线。

    继续向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系列的房间,放射科、诊察室、化验室······

    走道上有一排座椅,上面散落着一些人体残骸,

    借着灯光,杨树走上前查看座椅上的残骸,他走近将一块肝脏碎片抓在手中,发现摸起来并不像塑料制品,

    “楚秋,这家店真舍得下血本,这个道具好像是新鲜的猪肝呢。”杨树转过身,把手中的肝脏递给随后而至的楚秋。

    楚秋一看见杨树手中的肝脏,就进入了高度警觉的状态,瞳孔紧缩,肌肉绷紧,精神力放开。

    杨树察觉了楚秋的异常,刚打算开口询问,灵魂之书就收到了一条来自楚秋的消息。

    “楚秋:这是人类的肝脏,而且很新鲜,不要让其他人发现异常。”

    其他人自然指的是李珈航三人。

    安依也收到了消息,快步凑到杨树和楚秋身旁,其他三人也跟着围了上来。

    “对啊,这猪肝还挺新鲜啊,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拿回家做菜。”眼见着其他人也过来了,楚秋开玩笑说道,同时放下了戒备,免得被发现异常。

    “楚秋:这里有古怪,保持警惕,关键时刻允许使用超自然力量。”楚秋又发来一条消息。

    “好了,别盯着这些东西看了,我们去探索其它房间吧!”杨树打着哈哈,把手中的肝脏扔在一旁,和安依一同快步走向了影像室。

    “喂,多看一会啊,也许上面刻着什么密码呢。”李珈航还想多研究一会,但唯一的光源已经离开,也只能跟上了。

    影像室的铅门格外厚重,不过其上却破了一个大洞,足以让一个成年人从其中通过。

    六人顺着大洞钻入影像室内,杨树第一个,安依在最后提供光源。

    进到影像室里,借着微弱的灯光,杨树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墙体和地板都是白色,一堵嵌有玻璃窗的墙体将房间分为两部分,空间较大的一边摆放着一台磁共振仪,另一边应该是操作室,由于光线原因,看不见更多东西。

    安依进入室内后,第一时间将光线打向了中央的磁共振仪。

    米白色的磁共振仪上,泼墨一般被鲜血覆盖,中央的床榻上,躺着一具残缺不全的人形。

    有了人体肝脏的先例,杨树唯恐这具尸体也是真货,快步走上前去查看情况。

    凑近一看,他长出一口气,只是一具仿真度颇高的人体模型,沿着人体中线被什么东西撕裂了,惨不忍睹。

    “看来外面的内脏就是这位老兄的了。”杨树颇有闲心地调笑了一句。

    不过李珈航三人明显没有开玩笑的心情,面色惨白地盯着磁共振仪上躺着的人体模型。

    李珈宇颤颤巍巍地说道:“这,这个好像是······是真的尸体吧?”

    “怎么可能?”杨树转头,再去看那具尸体。

    血肉模糊,蚊蝇飞舞,恶臭熏天,

    “怎么可能!”杨树叫出了声。

    右侧的第一间房间是“210”,大门敞开,从中飘出阵阵恶臭,看来整个走廊里臭味的来源就是这里了。

    杨树看着210病房内肉眼可见的屎黄色气体,以及突破原生魔力的层层封锁,锲而不舍地钻入口鼻的臭味,感到有些无从下手,僵硬地转过身对其他两个人说道:“要不,我们先去其他地方转转?”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一道残影从门内急速冲出,经过杨树脚边时还抓了一下他的裤脚,迅速离开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处,在他的裤子上留下了一道屎黄色的手印。

    杨树缓缓低头,借着手电的灯光看向自己的裤脚。

    一个小小的手掌印,赫然出现在他黑色的裤腿上,手印五指俱全,掌纹、指纹清晰可见,颜色果不其然是高贵典雅的屎黄色。

    看着杨树腿上的屎手印,余乐和李珈宇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与杨树保持了1.5米以上的距离,异口同声地说道:“先去其他地方转转吧!”

    杨树迎着手电的灯光望着二人,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伸出手,虚握了一下,又放下了,一言不发地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经过210室后,便是一处转角,转角处放着一盆枯萎的植物,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形貌,只剩下失水干枯的茎干和叶片。转角之后,世界大不同,地面被一只只硕大的蟑螂覆盖,整个成了乌黑之色,被手电的光芒一照,蟑螂四散而逃,露出了千疮百孔的地板,以及地面上四处散落的各种垃圾。

    三人的脚步整齐划一地停下了,又齐齐地后退了数步。

    “这干啥呢,炼蛊呢这是。”杨树捏着鼻子抱怨道,“这游戏还让不让人玩了,楼下血肉模糊,楼上屁屎连天。”

    余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这些蟑螂不过来?有什么东西在驱赶他们吗?”李珈宇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却无一过界的蟑螂大军,疑惑地问道。

    杨树闻言,扫视周围,除了那盆枯萎的植物外没有任何特殊的物品,他走向了那盆植物。

    只见,杨树呈马步状半蹲,撸起了双臂的袖子,用左手向下搂住盆底,右手扶住盆沿,双腿往上一顶,竟然将那一人高的盆栽连盆举起,余乐和李珈宇惊得目瞪口呆,皆道:“你干嘛?”

    杨树抱着盆栽,侧头露出自己的面孔,对着二人说道:“你们不觉得这棵植物很可疑吗,说不定就是它在驱赶这些昆虫呢。”

    “可疑啊!所以你把盆举起来干什么?把枯枝掰下来不就行了吗?”李珈宇万分不解地问道。

    “哦,对哦。”杨树恍然大悟地放下了手中的盆栽,折了几截枯枝,递给其余二人一人一截,然后自己试探性地向前走去。

    果然,杨树带着树枝,一脚踏进蟑螂堆里后,他脚边大概半径30CM内的蟑螂通通逃开,形成了一个真空区,虽然依旧恶心,不过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杨树又试探性地向前走了几步,深入了虫海,周围蟑螂的真空区依旧存在,看来那颗植物的确可以驱散蟑螂。

    他甚至左右横跳了几下,惊得大群蟑螂如丧家之犬,四处奔逃,振翅而飞,好一阵驱魔乱舞。

    “诶,你们怎么不过来?”杨树放下了心,扭身看向余乐二人,问道。

    余乐和李珈航看着杨树在一大群四处飞舞的蟑螂中跳来跳去,一脸轻松,一时有些无语,矗立在原地不知所措,被杨树这一喊才犹犹豫豫地应道:“来了。”

    然后,他们相互扶持着,缓缓地将脚跨过走廊拐角的那道分界线,一步踏定,观察确认自己身上没有蟑螂后才敢踏出第二步。

    “诶,能不能快一点,咱们三个就这一支手电了啊,到时候咱们摸黑走过来指不定能吃下去多少小强呢。”杨树催促道。

    余乐和李珈宇这才意识到时间问题,余乐手中的手电筒打开也有三四分钟了,不出意外的话只剩下四分钟的时间留给三人来探索这一侧的走廊,他们也顾不得害怕地上的蟑螂了,迈开步子,加快了移动的速度。

    三人前后排成一列,走在满是各种生物的走廊里,他们周围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蛇虫鼠蚁纷纷退散,周围依旧充斥着腐臭的气味,很快,就到了第一个房间的门口。

    209室的木制大门被啃食得残缺不全,余乐拿着手电照入其中,里面除了一地的昆虫、蛇鼠外便只有一些倾倒在地的木质书架、桌椅,没有探索的必要,三人继续向前。

    几步迈出,便到了208的门口,同样是大门倾倒,室内空无一物,不过各种生物的数量倒是减少了许多。

    很快,三人就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房间号到208就结束了。

    “为什么没路了?号房到哪里去了?”余乐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也许有什么暗门?”李珈宇猜测着,双手在周围的墙上摸索。

    “为什么这边一只虫子都没有?”杨树也发现了问题,抬眼扫视了一圈周围,“这附近也没有什么盆栽啊。”

    “这边的墙有一些奇怪,余乐你手电照一下。”摸索着墙壁的李珈宇出声说道。

    余乐的灯光偏向了李珈宇的方向,然后,李珈宇手上的动作僵住了。

    他所摸索的那堵墙,并不是墙,是一个体型巨大的人,他一屁股坐在走廊拐角的位置,浑身被一层漆黑的污物所覆盖,脂肪和赘肉层层叠叠堆积在身上,看起来宛如一座肉山。

    他的嘴大张着,肩膀上有几个瘦黑的小巧身影,形似人类儿童,不过身体佝偻,在向大嘴中丢着食物,说是食物,其实是大把大把的蟑螂、蛇鼠、粪便、垃圾,不过他倒是来者不拒,稍微咀嚼几下后便把嘴中的东西一口咽下,然后继续张大嘴等待喂食。

    那些黑色的瘦小人影,丢出自己手中的食物后便迅速离开,去其它地方寻找食物。

    想来附近的生物都被这些黑影抓去喂给了那个肥硕的人。

    其中一个再次从杨树的身旁经过,在另一只裤腿上留下了一个屎黄色的手印。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杨树在看见那熟悉身影的刹那便有了准备,在它经过自己脚边的一瞬间,果断出脚,把它精准地踢进了堵在走廊里那个肥硕之人大张的嘴里。

    感受到有东西进入了嘴里,他开始了咀嚼,“咔嚓、咔嚓”的声音,混杂着阵阵嚎叫声回荡在走廊里,他的嘴角有几丝血液溢出,他伸出巨大肥硕的舌头舔了一下嘴角,把口中的食物咽入肚子里,然后打了个饱嗝。

    余乐和李珈宇看着这一幕场景,有些瘆得慌,手电的灯光都开始抖动,杨树也有些意外。

    “果然妈妈说不挑食的孩子长得壮是真的。”

    待得那人影被完全吞入腹中后,那肥硕的人打了一个饱嗝,一把钥匙从他的口中跳出,掉落在地,同时他的肚脐开始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

    杨树连忙跑过去,捡起那把掉落在地的钥匙,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一只黝黑的手从那肥硕之人肚子上层层叠叠的赘肉里伸出,还沾有一些粪迹和血迹。

    “原来我妈说的小孩是从肚脐眼里生出来的没有骗我?”杨树见此情形大惊失色。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误的常识,呕!”李珈宇一边干呕一边吐槽。

    “这个钥匙应该能打开值班室的门吧?我们拿到东西快走吧,这里太恶心了。”余乐看着这一幕眉头直皱,催促道。

    三人加快速度,折返回到了值班室的门口,和楚秋三人汇合。

    “我们的手电快没电了,接下来得抓紧时间,咱们一起行动吧!”杨树站在楼梯口,对其余五人说道。

    其他人都捂着鼻子,皱着眉,嫌弃地看着杨树。

    “这其实是花生酱,真的,不骗你们”杨树指着裤腿上的屎黄色手印说道,同时伸手用食指揩下来一块。

    杨树在回来的路上就发现,腿上的屎迹不知何时变成了花生酱,鼻间能够闻到淡淡的花生味。

    他把手指伸向楚秋,展示了一下,然后一把塞进自己嘴里,吃完后还吧唧了一下嘴。

    “还挺甜。”

    “咔哒”,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传来,余乐拿着钥匙打开了值班室的门。

    六人鱼贯走入室内,杨树在最后一个。

    路过门口的开关时,他习惯性地按了一下,值班室内的灯骤然亮起,室内亮如白昼,习惯了黑暗的六人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余乐第一时间关掉了自己手中的手电。

    几秒之后,眼睛略微习惯了强光,杨树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室内的景象。

    横尸遍地,血流如注,死者从穿着上判断都是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死相各异。

    在杨树之前,楚秋和安依就睁开了眼睛,没有说话,在房间里搜索着……

    李珈航和李珈宇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惨状,一时失声,不敢动弹。

    余乐倒是挺冷静,身为医学生的他做过不少解剖,对于尸体还能接受,上前检查着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