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六章
    很快,杨树就来到了那扇红棕色的木门前,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之上。

    入手冰凉、坚硬,和一般的金属制门把手并没有什么区别。

    “倒数三个数,同时打开门。”楚秋的声音传来,依旧沉稳,“3,2,1。”

    “咔哒”一声,门打开了,随着这声机括的弹动之声,入眼是一片大咧咧的阳光,刺目、温暖、令人无法直视。

    为了适应之前的黑暗环境,杨树的身上加持了多种法术来加强对光线的捕捉能力,例如明目术、猫眼术、眼神锐利等等,此刻面对着这毫无遮掩的阳光,就宛如直视太阳一般,眼睛感到一阵刺痛,眼泪流了下来,忍不住抬手捂住了眼睛。

    同时,他的身体感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怪感觉,仿佛迎面撞上了一大团浓稠的气体,气体渗入了体内,与肺部的空气、血液里的氧气混杂在一起,把一切融化,混成了一大滩肉泥,分不出彼此。

    这样的感觉,一共出现了4次,都极其短暂,也都深刻无比。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他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强光,刺痛减弱,能勉强睁开眼睛了。

    他睁开眼,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身处男厕所外面的洗手台,在他身体的正前方,原本是厕所出入口的地方,现在被一团浓浓的黑雾所包裹,散发充满恶意的、怪诞、扭曲的气息,然而,透过这黑雾却有明媚的阳光洒落,金灿灿一如晴好秋光,二者对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他的左侧,本该是女厕的地方,同样被黑雾裹挟,看不真切其后的情况,而右侧通往男厕的道路则十分正常,和现实世界中一模一样,甚至能看见杨树几人在其上留下的脚印。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原本是木门的地方被一面大大的落地全身镜代替,然而玻璃上照见的却不是杨树的面目。

    在镜子内部,能看其余四面镜子,透过其余四面镜子,分别能看见楚秋、安依、蕾切尔、莫秋水,都各自站在一面镜子之前,或观察环境、或整理装备、或积蓄法术。

    过不多时,安依发现了这面镜子,转身指着一个方向似乎有所行动,但动作却高度扭曲变形,无法识别,画面的色彩也变得错乱。

    很快,楚秋也发现了镜子的存在,观察一段时间后,也似乎做了个什么手势以下达指令。

    然而都是徒劳,杨树这边只能看见无规则闪动的奇怪色块,一道青绿色的符篆从安依身前的镜子里穿出,被镜子中央的无尽黑暗吞噬······

    他也试图用灵魂之书向其他人发送消息,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空间信标的通讯功能也无法使用,定位功能也出现了紊乱。

    很快,所有人都发现了身后这面可以看见其他人的镜子,各自做出了努力,尝试与其他人沟通,但也都很快就发现,在有人试图通过镜子传递消息时,画面会瞬间变成无规律的扭曲色块,而其它的信息传输方式,也都行不通。

    观察良久都没有任何收获之后,杨树心中有了一丝不耐烦,起身,走向了左侧的男厕。

    在他离开之后,镜子中其他人的画面陡然变得清晰,只见他们用着各自的方式,魔法符文、摩尔斯电码、唇语、传音符篆向其他人传达着同一个消息。

    “不要去男厕!”

    杨树踏进了男厕,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个熟悉的地方,左侧是一堵灰色的墙,墙体上方有一排窄小的换气窗,阳光透过换气窗的玻璃洒在地面,形成大块大块的光斑,还能听见换气扇旋转发出的“嗡嗡”声。

    右侧依然是一连五个的隔间,灰白色的木门,可以看出来门并没有上锁。

    一切都过于正常,反倒显得太不正常,杨树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异能全开,黑色作战服再度化为了一身短裙水手服,右手,木刀被他紧紧攥在手中。

    他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走上前,推开了第一扇门,也就是楚秋之前进入异度空间时使用的隔间。

    杨树的手刚刚触及把手,把门推开了一丝的时候,就感到一股灼人的热意透过木门袭来,他早有准备,往斜后方后撤一步,一颗火球带着燃烧的木门,从他身旁飞过,撞在墙面上留下一团焦黑的印记。

    “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看着木门燃烧残余的灰烬,吐槽道。

    杨树定睛看向隔间内部,马桶盖上蹲着一只小狗大小的史莱姆,通体呈黯红色,体内有岩浆流动,此时它无力地瘫软在马桶盖上,岩浆也近乎冷却,看来之前吐出的那颗火球已经耗尽了他的能量。

    “熔岩史莱姆啊,”杨树见状放下了悬着的心,走上前把那只史莱姆抓在手中,“听楚秋说它可以进化成熔岩魔乃至巴洛炎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熔岩史莱姆入手柔软、温暖,还有一丝湿哒哒的,让杨树有了一丝丝不好的联想,越发卖力地蹂躏起手中的史莱姆。

    “吱”的一声,史莱姆终于承受不住这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在发出一声惨叫之后,体表破碎,化作一团热乎乎的液体,从杨树的指尖滑落。

    “怎么这么快就被玩坏了,我还有好多花样没玩呢。”杨树看着地上的一滩液体,颇为遗憾地说道。

    中二值+30

    当然,他在把玩史莱姆的时候并没有闲着,而是趁此机会把整个隔间都仔细搜索了一遍,但一无所获,他走出第一个隔间,来到了第二个隔间的门口。

    有了上一次的前车之鉴,这次杨树直接对着木门,预判好了马桶盖的位置,一刀砍下,木门碎裂,木刀直接砍在了马桶盖上,将马桶也打得四分五裂,陶瓷的渣滓四散在各处。

    同样在刀下四分五裂的还有一座石制雕像,在木刀击碎木门露出后面的空间,但尚未触及马桶盖上放置的雕像,那一瞬间的一瞥之下,杨树看见了它有着修长的脖子、蝙蝠的翅膀、头上生有牛角、双臂粗壮有力,双爪修长而尖利。

    这个隔间是之前蕾切尔所使用的。

    杨树在一番找寻之后,同样一无所获,又来到了第三个隔间的门口,这是安依使用的隔间。

    同样,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为了避免击碎隔间内存在的物品,杨树决定在远处使用能量冲击打开门。

    在距离木门大概2米远的地方站定,杨树在脑海中想象出魔力的飞行轨迹,然后集中注意力,调动原生魔力,将其从右手掌心打出,一团黑色混杂着银色光辉的能量冲出,向第三个隔间的大门冲去。

    “奥特飞弹!”他还颇有闲心地喊出了招式名。

    中二值+20

    然而,杨树忘了一件事情,他此刻正发动着【α-信念之力】,能量冲击在信念之力的加持之下,杀伤力远胜从前,一下子把木门撞了个洞穿,并且去势不减,马桶再次被击碎。

    “啊!”同时,杨树还听见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惨叫声,惨叫之后,几缕幽魂碎片从隔间里升起,消散在了空气中。

    “第三个隔间里的怪物是幽魂吧?我明白了。”杨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迈开步子走进了第三隔间。

    不出意料,杨树依然没有任何收获,除了马桶、垃圾桶、手纸外,一无所有。

    “这个空间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原本自以为掌握了真相的杨树,陷入了困惑。

    甩了甩头,清除了心中的杂念,杨树又来到了第四个隔间的门口,这一次他没有耍花招,伸手直接推开了门。

    在推开门的一刹那,杨树忽然感到生出了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仿佛在这一瞬间,厄运女神注视着自己。

    他明白,【伪·命运】的负面效果在这一刻发动了。

    门打开了,里面的光线比外部黯淡了许多,杨树踏足其中,没有受到攻击、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物品,只是有一团光。

    一团黑色的光,漂浮在马桶盖上方大约20CM的位置。

    其实杨树也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一团黑色的光,还是一团吞噬光线的黑暗,因为它像是太阳一般,向周围发出了光线,但这光线却使得环境更加黯淡而不是明亮。

    他伸手向那个黑色的光球抓去,手掌合拢,感到了一阵阴凉,却什么都抓不到,也无法挡住黑色的光线向外传播。

    “这难道是?”杨树绕着圈,打量着那团黑色光球,“堕落的主神空间?”

    中二值+30

    接着,他又用了自己所掌握的各种能力去试探那个光球的性质,却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唯一的收获就是——它可以吸取超自然能量,并借此增长体积。

    搜寻无果,杨树终于来到了第五个隔间之前,也就是他曾经奋斗了许久,为之牺牲了自己泌尿系统健康的地方。

    他轻车熟路地打开了门,走进了隔间里,和前几个隔间一样,马桶盖上有什么东西反射着灯光,刚好照在他的脸上。

    那是一块巨大的红宝石,宝石被切割成了完美的正四面体,每一面都明亮如镜,光可鉴人。

    宝石旁,有一把钥匙,通体金黄,镶满各色宝石,极尽奢华。

    三两步,杨树就冲出了那个形似放大版男厕的空间,又一次穿过了那道分隔空间的薄膜。

    快步来到镜子之前,他故技重施,将红宝石扔向镜面,不出所料,镜面如同水面一般泛起一阵波纹,将红宝石吞没,随后而来的是一圈又圈的涟漪与不断变化的画面。

    短短的十几秒后,镜子上的画面稳定了下来,和上一次一样,显现的又是那个男厕入口,略有不同的是,黑雾又进一步扩散了。

    通道刚一稳定下来,他便急不可耐地一头撞了进去,身体消失在了蕾切尔所在的这片空间当中。

    跟在杨树身后走出男厕的蕾切尔,刚好看见了他消失于镜面当中的这一幕,而且就在他离开此地的一瞬间,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一闪而过,挡在入口处的浓浓黑雾骤然消失,男厕的空间恢复到了正常的大小,几声雁啼顺着秋光,传到了蕾切尔的耳朵里。

    而那面镜子,也悄然消失。

    蕾切尔走到户外,抬头看着蓝天白云,脸上出现了一丝困惑,手习惯性地抬起摸了摸自己额前的刘海。

    “犬牙,你怎么才出来?”在她耳旁,楚秋和安依的声音一同响起,“矢九呢?”

    另一边,杨树穿过了那面镜子,又一次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洗手台前。

    “呵呵,还是原来的地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他吐槽道,不过动作并没停下,捡起掉落在镜子前的红宝石,快步冲向男厕。

    中二值+30

    由于匆忙,他并没有注意到,当他跨过那道镜子来到这个空间时,身上原本有一些破损的衣物,悄然复原,损耗殆尽的原生魔力和疲惫至极的精神,也恢复如初。

    穿过了分隔男厕与洗手台的那道空间薄膜,杨树入眼看见的是焦黑的墙面、满是裂纹的地面、一地的碎石,鼻间弥漫着硫磺与灰烬的味道。

    空间的残余的能量波动和地面上巨大的凹陷都在昭示着之前那场战斗的惨烈。

    他开始在乱石之间搜索楚秋的踪迹,由于匆忙,他的脚踝刮过了一块锐利的岩石,作战服被划破,有几粒血珠渗出。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继续在乱石堆中穿行。

    好在这处空间并不算大,他很快就找到了昏迷于一堆碎石当中的楚秋,他走上前去将她扶起,输出一道原生魔力试探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

    受到爆炸冲击波的影响,她微微有一些内出血和细小的骨裂,此外便是一些轻度的烧伤和擦伤,对于楚秋强大的身体素质而言,这种程度的伤势完全可以忽略。

    “呼”,杨树长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下了,“那么昏迷的原因应该是斗灵被击溃导致的精神力受损吧?”

    他一边念叨着,一边从背包里翻出了一些可以补充精神力的魔药,用魔力溶液冲散后喂给了楚秋,然后取出酒精和纱布清洗一些暴露在外的伤口。

    “嘶。”就在杨树用蘸着酒精的纱布查擦拭楚秋脸上的擦伤时,她受疼惊醒,抽了口凉气,眼睛缓缓睁开。

    楚秋刚一睁眼就看见杨树腆着大脸凑到自己脸的正上方,脸上带着傻乎乎的笑容,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上去了,开口说话,吐沫星子险些喷在脸上。

    他说道:“你好地球人,现在是8102年,你终于醒了。”

    中二值+50

    楚秋条件反射地想要伸手去抬杨树脑门,但刚一抬手,一股肌肉的撕裂感连同头部的晕眩感就涌了上来,只得作罢,用无奈连带鄙视的眼神盯着他。

    杨树也不介意,抬起楚秋的手继续乐呵呵地给她上药,一边问道:“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怎么和炎魔打上了?”

    楚秋闻言有一些疑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和炎魔打上了?”

    “是这样的,我在打开那扇门之后到了另一个和进入时的男厕一模一样的空间,在里面搜索了一番之后,我找到了一个红宝石,就是这个。”杨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药放在一旁,拿出那颗红宝石放在上手心,向楚秋示意,“这个红宝石好像连通了每个人所处的空间,并且通过它还能观察到其它空间的情况······”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空间的一角一堆破碎的玄武岩中,一颗流淌着灼热熔岩的心脏忽然冲开乱石的镇压,向红宝石的方向飞去。

    红宝石又一次激发出了极高的温度,杨树忍不住松开了手,宝石掉落在地。

    “那是炎魔的熔火核心。”楚秋在一旁连忙解释道。

    很快,红宝石和熔火核心就发生了接触,炽热的能量不断地从核心中流失被红宝石吸收,红宝石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周围隐隐有红色的光晕缭绕。

    熔火核心中流淌的岩浆渐渐冷却,化作了冰冷的岩石,能量散去、岩石破碎、化作齑粉。

    而红宝石吸收了熔火核心的能量后,又一次爆发出一阵红光,一道光幕再度升起。

    “卧槽,还来?!”杨树忍不住发出一声叫喊。

    “什么还来?”楚秋疑惑地问道,“那颗宝石为什么能吸收熔火核心的能量?”

    光幕之中,阴魂缭绕、鬼喊连连,无尽的阴魂之中有一抹雷光隐隐滚动,一道暖红剑芒来回穿梭。

    看样子安依陷入了苦战。

    “来不及解释了!”杨树把手中的药物丢在地上,捡起红宝石,再度向洗手台方向冲去,“快上车!”

    中二值+30

    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这处空旷的空间里,楚秋因为身体不适,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就地盘坐冥想起来,调动魔力治疗着自己的伤势。

    十分钟后,楚秋睁开眼,入眼的是夕阳斜照和雁阵惊行,不知何时,原本有百米平米大的空间变回了正常的男厕大小,透气扇外的世界也不再是浓重的黑雾,而是明媚的秋光。

    她眯着眼,用手挡住阳光,走到了入口处,外面是一片蓝天。

    “秋士?”在她身后,安依的声音传来,她回头看见安依拄着朝暮剑一瘸一拐地走出来,脸色苍白。

    “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二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

    杨树,又一次穿过了那道熟悉的、冰凉的空间隔膜,看着眼前这一成不变的洗手台和入口处弥漫的黑雾,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内心还是泛起了一丝疲惫。

    “我这算是一夜三次郎了吧?”

    中二值+30

    这一次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体状态似乎恢复了,之前脚踝处的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愈合了,连被割破的衣物都恢复了原状。

    他虽然有些疑惑,但眼下忙着去支援安依,也没有多想,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黑雾的弥漫现在已经十分明显了,几乎已经占据了洗手台前一半的空间,只剩下了另一半狭窄的过道可以容人通过。

    杨树并没有尝试过与黑雾接触的后果,但他也不打算尝试,毕竟这种无处不散发着邪恶、疯狂、危险气息的东西还是能避则避。

    他轻车路熟地捡起掉落在镜面前的红宝石塞进衣兜里,快步向男厕的方向跑去,那里,有怨魂的哀鸣声和道术的闪光传出。

    又又一次穿过空间隔膜,那个和男厕的装饰一模一样只是大小有所不同的空间第三次进入了杨树的视野,依然是白色的地砖、灰色的墙面、墙面上布满诡异的红色纹路,上方,是一整片朦朦胧胧的白光照亮了整片空间。

    这一次,盘踞在空间之中的是一个浑身缭绕着浓重怨气、由无尽怨魂构成的灵体,在它半透明的灰黑色身体上,一张又一张人脸浮现,形态各异,哭喊、嚎叫、麻木、绝望······简直是怨念的聚合体。

    在它身体的核心处,怨气格外浓重,凝结成了一颗黑色的骷髅头,想来便是要害所在。

    杨树出任务时戴着李玉葫所售的法器隐形眼镜,因此能看见怨魂,不过以此地的怨气之浓重,哪怕是不曾开眼的普通人应该也能看见怨魂。

    此刻,安依被无尽的怨魂所包围,发出的攻击都被怨念消散无法接触到那颗骷髅头,只能依靠着符篆、飞剑、雷法护身,不过长此以往必败无疑。

    “哼哼,小树,就是现在!”杨树见状脸上升起了一抹笑意。

    中二值+60

    怨念聚合体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安依身上,对杨树处于完全不设防的状态,正是出手的好时机。

    他左臂的灵文闪现,原生魔力向射日弓的印记上涌去,一抹金光在他掌中乍现。

    安依和怨念聚合体都第一时间发现了这边的异动。

    安依看见杨树,面色一喜,挥手打出一叠符篆,玄冰、离火、乙木······各种符篆不要钱一般爆开,她周围的怨魂为之一空。

    同时,她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吐在了朝暮剑的剑身之上,精血被剑身吸收,朝暮剑周围原本暖红色的剑光中泛起了一丝血色,威势大增。

    “去!”她右手并指作剑,直指那颗散发着无尽怨气的黑色骷髅头。

    聚合体也意识到了危机来临,一旁是疾若奔雷、瞬息即至的百步飞剑,一边是尚在酝酿之中的射日神矢。

    很简单的抉择,挡不住前者立刻就会死,而后者的威力犹未可知……

    布满了整个空间的怨气、怨魂迅速在聚合体的身躯前方凝结成了一堵厚实的怨念之墙。

    飞剑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