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废墟中的宝物
    “张若尘让我们将剑南界的生灵收走,他自己为何不亲自动手?”

    夜游大师一边飞行,一边寻思。

    “莫非是担心三大势力报复,以他一人之力,守不住剑南界?”

    “可是,就算三大势力派遣大批强者过来,剑南界又毁不了,将那些生灵收入空间玲珑球干什么?”

    “难道……”

    夜游大师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性,剑南界即将有毁灭的风险。

    想到此处,他突然停了下来,神情兴奋,自言自语的道:“是了,张若尘来剑南界,肯定是有大事要办。而且,这件大事,很有可能让剑南界遭受灭顶之灾。”

    “你怎么停了下来?”大森罗皇催促道。

    “嘿嘿,走,这就走。去前面那座城池,将城中生灵全部收走。”

    说了这么一句,夜游大师随大森罗皇继续飞行而去。

    半晌后,另一个夜游大师,从虚空中显现出身形,向回飞去,打算偷偷跟着张若尘一行人,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才是他的真身!

    与大森罗皇飞走的,只是他的一道精神力分身。

    ……

    剑南界广阔至极,张若尘等人飞行了数千万里,才飞出大陆进入海域。跟随纪梵心的感应,又在海中飞行了上亿里,终于到达魔鬼海域。

    “呼呼!”

    海风冷冽,风缕如刀。

    时而翻腾起来的水浪,可以达到两三百米高,如同要将天空都卷下来。

    张若尘手中的石剑,颤动得更加剧烈,光芒明亮得如金色火炬。

    血屠道:“我感觉到这片海域很是了不得,海水的密度,如铅汞一般。能够掀起这个高的浪潮,必定有某种强大的能量才驱使。莫非本源神殿就在海底?”

    “此地诡异,对视线和精神力的影响,比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还要严重。进入海中之后,你们紧跟着我,千万别走散了!”

    “噗通。”

    张若尘跟随石剑的感应,冲入海中,向海底急速下潜。

    魔音化为食圣花,冲入进了他的背部。

    越来越深,水中,伸手不见五指。

    “哗——”

    张若尘激活火神铠甲,释放出神火,照亮一片广阔的水域。

    血屠和纪梵心,紧跟他的左右。

    也不知下潜了多少万米,他们降落到一颗悬浮在水中的星球上。

    这颗星球,直径只有七八百里,岩石结构。星球表面,除了有山川峡谷,还有一些古老的废墟遗址。

    “好恐怖的水压,以我大圣境界的修为,都感觉到身体在被挤压。”血屠以精神力,转化为声音,说道。

    说完这话,他便施展出急速,冲向一座古老废墟寻觅了起来。

    纪梵心察觉到一些诡异之处,盯向张若尘,道:“这颗星球上,曾经布满了神纹和阵法铭纹,处处杀机。但是,不久之前,却被人破去。有人比我们先一步来到了此地,而且,应该是一尊神灵。昆仑界的神灵?”

    张若尘知道瞒不了她,轻轻摇了摇头。

    “那就是血绝家族的神灵了!”

    纪梵心眼神平静,语气却颇为不悦,道:“所以,你当时不立即去往本源神殿,说什么需要准备充分,都只是借口。让血绝家族的神灵,先去夺取本源神殿中的宝物,才是目的?”

    张若尘道:“我不是故意欺骗,正如我一直说的,此次来本源神殿,寻找宝物是次要的,我有另一件大事要做。”

    “再说,如果此处真的是本源神殿,那么除非是神尊级别的神灵出手,才能将整座神殿全部收走。别的神灵前来,最多只能取走其中极少部分的宝物。”

    其实,张若尘也没想到,竟然会恰巧降落到冥王来过的星球上。

    不对……

    或许不是巧合。

    来到剑南界,《无字剑谱》出现了感应。冥王手中的恒星神剑,与《无字剑谱》有莫大的关联,会不会也出现了感应?

    传说,恒星神剑和《无字剑谱》皆源自剑祖。

    所以跟着《无字剑谱》的感应前行,有可能,会和冥王走的路重合。

    没花多长时间,张若尘在一处废墟中,一方长达三十多米的巨石上,找到冥王留下的特殊标记。

    远处,血屠发出狂笑声,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

    张若尘站在巨石上,向他传音:“这颗星球上,依旧残留有不少不朽不灭的远古神纹和阵法铭纹,你若触动,或会神形俱灭。”

    血屠显然是被吓住,赶紧返回。

    张若尘问道:“如此兴奋,你是找到了什么宝物?”

    “其实……其实没啥。”

    血屠很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总是改不了得意忘形的毛病。找到宝物,偷偷收起来便是,笑得那么大声,不被张若尘盯上才是怪事。

    在张若尘眼神的注视下,血屠将一截两尺长的金色刀片,半只残缺不全的钵盂,取了出来,放到巨石上。

    他心情忐忑,颇为肉痛的道:“在本源神殿找到的宝物,理应分师兄一份。师兄,你挑一件吧!”

    张若尘捻起那一截金色刀片,轻咦道:“至尊圣器的残片,可惜内部的至尊铭纹已经在岁月的长河中暗淡,回炉炼制一番,倒是可以炼制出一件强大的君王圣器。”

    “这钵盂,内部的纹理特别玄奥,应该是一件被神灵常年以神气蕴养的古器。可惜,千百万年过去,神力已经消散殆尽,价值有限。”

    张若尘发现钵盂内侧,还刻有一些古老的文字。使用精神力解译了一番,似乎记录的是一种神通的修炼法决。

    神灵刻下的文字,并不是不可解译。

    不可解译的,是神灵不希望被解译的文字。

    可惜,钵盂残缺,法决也残缺得厉害,根本没法修炼。

    两件东西都有不低的价值,拿去拍卖场,绝对买出不菲的价格。可是,以张若尘现在的眼界,又怎么看得上眼?

    除非神器的残片还差不多。

    “在本源神殿,你找到的宝物,尽归你所有,我一样不要。”张若尘挥了挥手。

    血屠欣喜若狂,一边将金色刀片和钵盂抱走,一边说道:“得师兄如此,夫复何求?”

    “但是,等离开了本源神殿,你欠我的债,得一并还了!”张若尘道。

    血屠脸上的喜色瞬间消失,苍白如纸,如有利剑刺穿心脏。原来……原来他是想最后一波全部洗劫……

    “师兄!”

    血屠忍不住,都想学夜游大师跪地哀求。

    张若尘道:“你不必多言!我们算得上是首批进入本源神殿的修士,如果占据这样的优势,你的收获都不能超过一件至尊圣器。只能说明,你自己的能力太差。”

    血屠转念一想,似乎是这个道理。

    首批进入本源神殿,这得到的好处之大,绝对是可以让神灵都为之疯狂。遇到任何机缘,都是有可能的是。

    没有成神之资的修士,或许可以逆天成神。

    寿元将尽的修士,或许可以找到神药。

    没错了,在本源神殿中,哪怕找到神器、神药,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更何况是一件至尊圣器?

    纪梵心返回,手中捏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

    “这是……”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道精芒。

    纪梵心道:“这是我穿过密布的神纹,从一座废墟的深处,找到的。”

    “一块石头而已。”

    血屠想到自己找到的两件宝物,脸色不禁露出不屑的神色。

    纪梵心五指微微发力,啪的一声,石头表面裂开。

    裂缝中,逸散出刺目的神光,灼灼生光。

    石皮尽碎之后,内部爆发出来的神光,将四周的海水都冲击得散开,形成一座直径数十里的充满神气的球形气泡。

    血屠浑身激动得颤抖,道:“神……神源……”

    “正是一枚神源。”纪梵心道。

    一枚神源,可以造出一位伪神,可想而知其价值。

    血屠道:“师嫂去的那座废墟在哪里,我们再去找看看。如果我猜得没错,在极其久远的过去,必有神灵陨落在那里,一定还有别的宝物。”

    “师嫂”二字,纪梵心完全不放在心上,道:“已过去无尽岁月,很多东西,都化为了尘埃。我已经找过,除了这枚神源,别的什么也没有留下。”

    “神骨都没有一根?”血屠道。

    纪梵心摇了摇头,将神源收起。

    “若是鬼族神灵,自然不会有神骨留下。”张若尘道。

    血屠一屁股坐到巨石上,唉声叹息。

    “这里尚且还不是本源神殿,只是外围的一颗星球而已,更加好的东西,都在神殿中。这颗星球,应该只是守护本源神殿的阵法的一座阵基。”张若尘道。

    血屠道:“既然如此,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出发。”

    “还得再等一等,有一条尾巴跟了上来。”

    张若尘目望其中的某一方向,道:“出来吧,你的气息,已经暴露。”

    神游大师藏在一座废墟的乱石中,眼中浮现出犹豫不决的神色。

    虽然,他不知道此处到底是什么地方,可是能够随随便便捡到一枚神源,那么必定就是一处惊天动地的宝地。

    他的心情很激动,很想杀人灭口,独自一人占据此处。

    可是……又有一些不敢。

    他有很多顾虑,害怕张若尘身上另有底牌。

    也害怕万一让张若尘逃走,今后就得遭受血绝家族的无穷追杀。

    还害怕,张若尘身边那个女子。他总觉得那个女子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花瓶,说不一定,也有非凡的修为。

    “这一票,到底干,还是不干?”

    神游大师矛盾至极,忍不住使劲抓扯头发。

    无声气息的,张若尘和纪梵心出现到他身后不远处。张若尘道:“果真是你,叫你去收取剑南界的生灵,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神游大师转过身去,义正言辞的道:“弟子走后,仔细想了想,意识到师父是有大事要办,很有可能用得上我,所以立即追了上来。至于收取生灵这样的小事,弟子一具分身就能为之。”

    “来到这里,弟子才明白,师父是真的需要我。别的不说,要破此处的阵法,我就能出力。”

    “我可是一位海陆之王级别的阵法地师。”

    神游大师终究还是怂了,不敢冒险。但是,提到自己阵法造诣的时候,却是信心十足,极为得意。

    “我请了一位世界之手,还需要什么海陆之王?”

    说着这话,张若尘将阿乐和开罗地师,从乾坤界中唤了出来。

    神游大师脸色巨变,随即,长长松了一口气,暗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张若尘请动了一位世界之手,幸好刚才理智胜过了贪念,否则本大师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枚圣源。谨慎,谨慎果然没有错。”

    想了想,张若尘又将七手老人唤了出来。

    看到七手老人,神游大师脸色再变,瞬间想到了很多东西,随即咬牙切齿,怒意翻涌。难怪他骗不了张若尘,肯定是这个老混蛋出卖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