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百四十一章 应对净化
    | |  -> ->

    便见许易大手挥动,云鹤清气汩汩涌出,直射一枚崭新的纯净炼炉胚胎。顿时,纯净炼炉胚胎被搭上了一条彩虹色的线条。

    那彩虹色的线条不停地游走,在许易地操控下,从原来的狂暴,到安然,终于,化作一条五彩游龙,定格在了炼炉上。

    许易面上一喜,大手挥动,又一道云鹤清气扑入炼炉中,瞬间,将那道五彩游龙搅得乱七八糟。

    调息理气,吃饭喝水,又在水晶炼房内磨蹭了约莫半个时辰,许易这才出了炼房,转回了大殿。

    他才转出帷幕,列炎阳,洗金城同时起身,朝他围拢过来,才看清他的面色,脸上的热烈期盼,迅速化作死灰色。

    当许易亲口道出失败后,两人好像被拗断了脖子的鸡,脑袋同时耷拉在胸口,闷闷地说不出话来。

    许易将那块主星纹玉珏,放在两人中间的茶桌上,“太诡异了,我自问对攻破星纹有些心得,看这主星纹玉珏的禁阵,如观天书。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有用的发现。”

    “什么!”

    列炎阳,洗金城同时抬起头来,高声喝道。

    许易道,“我觉得要解开主星纹,其秘密还在于那些副星纹,若能解开全部的副星纹,这主星纹当不在话下,至少,我觉得主星纹的第一禁阵,我曾经在旁的副星纹中,看过类似的禁阵。”

    洗金城仰头叹道,“和乐道子一个论调,土浑盟的防御手段,何等犀利,怎么可能让人盗走全部的副星纹。”

    许易微笑不言。

    列炎阳激动地道,“金城兄,旁人做不到,许易还做不到么,别忘了四号炼炉的全系副星纹,是怎么弄到手的。”

    洗金城猛地瞪着许易,“着啊,你是他们安插过来间谍,他们肯定对你另眼相待,你腾挪的余地太大了,旁人办不成的事儿,你未必办不成。”

    许易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想那土浑盟将这主星纹看护的如此紧要,必定事关重大,为了我刑天宗,这件事二位便是不说,我也力当办成。”

    列炎阳和洗金城头一次觉得这家伙还有点刑天宗小卒的那种精神信仰的味道。

    刷的一下,洗金城的脸色垮了下来,向列炎阳传意念道,“完了,弄来了姓洪的,总炼堂那边的净化行动,肯定要开启了,这许易送回春城理事会,是死路一条啊。”

    列炎阳也愣住了。

    此事,他和列炎阳早就意识到了,此刻绝境中听许易弄出了一丝希望,这一高兴,竟忘了这茬。

    许易拉下脸道,“事已至此,二位还有事瞒我,真让许某心寒,也罢,此事我独力为之便是。”说着,扭头便走。

    列炎阳和洗金城哪敢让他这么走了,急急拦住,二人意念交流不绝,思来想去,却是半点主意也无。

    不得已,列炎阳沉沉长叹一声,“才收到消息,土浑盟的总炼堂对这回洪长老失踪之事,反应太过激烈,总炼堂竟开启了净化模式,要将和四号主星纹对应的副星纹修习者,全部净化,你现在回去,便是十分危险。”

    刷的一下,许易脸色阴沉下来,怨毒地盯着二人,“这恐怕不是才收到的消息,土浑盟的总炼堂应该历来就是这样办的吧?”

    洗金城还待再辩,列炎阳道,“也罢,此事,算是我二人算计你了,将来必定补偿与你,列某人在此立誓。”

    这个谎话,许易要戳穿不难,只要他返回春城理事会,马上就能得知。

    他先前是着急了,不得已说了个低级谎言,此刻到了这种局面,不认下也不行了。

    许易仰天长啸,啸罢,满面悲愤地道,“可怜我一腔忠心,却碰到你们这两个老蠹,有你们两个利欲熏心之辈,乌雅士死得不冤。你们想要继续合作?可以,我要求立即连续右臂,对你二人,我没有丝毫的信任。”

    洗金城大怒,“无知鼠辈,你当真以为本座不敢……”

    “住口!”

    列炎阳怒焰更狂,“金城兄,错了就要认,事已至此,你我难道要坐视左臂这数十年之辛苦,毁于一旦么。”

    洗金城怔住了,列炎阳盯着许易道,“我可以让你和右臂恢复联系,但鉴于你的层级太低,恐怕要和你曾经的上官对接,有些困难。我相信你对接右臂那边,不过是想给自己上一道保险,让右臂知道你的存在,你在我左臂的重大作用,让我和金城不敢对你做什么。”

    “事实上,如今的局势,你对我和金城兄,已是万万分重要,我们捧着你还来不及,又怎么敢妄动了。此事不如按下,慢慢来,等你行将功成之际,我们一定让你和右臂建立联系,那时也不晚,你意下如何?”

    许易沉吟片刻,冷哼道,“我且再信你们一回。”

    列炎阳暗舒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全局崩溃了,许易已经成了最后一丝微弱的光亮,他只有死保了。

    洗金城阴着脸道,“先前是我口气太冲,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的心情,你多理解。”这已经是他能说的软话的极限了。

    许易冷哼一声,“这些没用的就不必扯了,当务之急,是怎么应对总炼堂的净化行动,若我不能重归春城理事会,一切将没有意义。”

    口上如是说,其实来了这边,才摸清状况,他便在想着如何应对了,现在看来,以前设定的假死策略,现在要做出新的调整了。

    列炎阳道,“你有什么意见,可以直说,我和金城兄必定全力配合,闹到这一步,说实话,我是有些乱方寸了。”

    许易道,“且等着吧,我先回那边看看。想必这个档口,春城那边也应该有信了。”

    洗金城道,“还是先弄明白吧,你现在回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真不是担心许易,而是担心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许易道,“放心吧,别忘了,钟长鸣和夏火松将我看作是埋在咱们刑天宗的重要暗子,即便是炼堂那边真开启了净化行动,他二人也必是要死保我的。”

    列炎阳道,“这算是坏消息中最好的一个消息了,你且去吧,有消息第一时间通报。”

    许易应了,火速离开。